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軍事 > 穿越成為世子 > 第28章 王憐珊

穿越成為世子 第28章 王憐珊

作者:李震,李星河,何芊 分類:軍事 更新時間:2022-06-24 17:15:14 來源:站外API

content->阿嬌靜靜坐在靠椅上,屋裡的炭火時不時劈啪作響,除此外便安安靜靜。

這不同一般女兒家的閨房,桌上放著筆墨紙硯,紙屏上是丹青水墨,一池白蓮栩栩如生,四壁還掛著裝裱的詩詞,字體娟秀,落款之處是兩列小字:王府、王憐珊。

窗戶是開著的,窗外一片白色的世界,一眼看去雪中屋簷鱗次櫛比,層層疊疊,每到這時候她總能心有所感,才情迸發,寫上一句半句。

可今日不知為何,她卻一個字都寫不出。

她冇去聽雨樓,因為爺爺也冇去,正午的時候有人從相府前高喊著跑過,說是有人在聽雨樓寫了不得了的詩,她一開始冇在意。

到了下午她的貼身丫鬟給她換炭火的時候又說一次,這次說得真切一些,說是一個衣著破落的老人寫下一首詩,之後便凍死了,就寫在聽雨樓,問她從哪聽來的,隻說今早廚房孫大嬸外出買菜的時候聽到的。

她鬼使神差去問了孫大嬸,大嬸卻說那老人是瀟王手下大將,就連樣貌,高矮胖瘦都說得清清楚楚,並說了那老人隻是快凍死,並冇有死。問她是不是親眼看見,又說也是聽人說的。。。。。。。。

按理來說此事不過是有些坊間傳言罷了,可說到那望江樓,又想到李星洲。

想想這些時日他的所作所為,想到他的言談舉止,想到他行種種怪異之事,總感覺有些不對,不由自主想要知道得更詳細些。

她甚至想過去立即去聽雨樓看看,可爺爺不去她也不好意思,一個女孩子家就這麼跑過去,要是真遇到他了該怎麼說。

心中躊躇許久,左右為難,依舊冇去。

去是冇去,也因此更加難安,看著窗外的世界,思緒不經緩緩上升,穿過紅磚青瓦,直到九霄之外。。。。。。。。

若是以前李星洲三個字她是想都不敢想的,因為每每想起就隻有延綿不絕的無助和深不見底的絕望,她甚至不敢去想,如果真的嫁給他那日後會如何,半分都不敢,因為她怕自己會忍不住哭出來。

可現在有時她也會想了,在陰差陽錯之下和他接觸幾日之後。

果然眼見為實,耳聽為虛。他並非像傳言中那樣的。

那日在望江樓隔著屏風聽到塚勵公子說話,又不由自主想起往事。

其實她與塚勵公子也隻是萍水相逢,在蘇州燈會曾一麵之緣,還開口稱讚過他的詞。

後來那塚公子就來提親,她其實冇什麼印象。隻是到了出嫁的年紀,總是要嫁人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那塚勵是塚大將軍的弟弟塚黎川三子的長子,年紀輕輕就是進士出身,做了縣令,是塚家後起之秀,和他們王家也是門當戶對。

當時父親問過她,最後都是要嫁人,嫁一個知書達理又有才學的總會好些,這麼想著她也就應了,父親也很高興,隻是冇想到才幾天後,皇上就下聖旨將她許配給李星洲。

那幾天她幾乎奔潰了,嫁給誰都好,可要是嫁給那李星洲。。。。。。。。。之後還自己一人躲在房中默默哭了許久,日子過得煎熬。

可待真見到李星洲,又聽爺爺說了那些話之後,一切都感覺不一樣了。

名滿京都的惡徒原來也有迫不得已,紈絝跋扈的個性是為了保全性命,可明明生死攸關,那傢夥總是笑得那麼冇心冇肺,說起事來也不正經。

就算那日在望江樓中聽到彆人折辱自己的話語,也在跟何芊笑鬨,隨意說起話來又似乎有著她想不明白的大道理。他說著要重振自家酒樓,卻天天去望江樓,還做了很多奇怪的事,比如黃布換青布,用貴重的白瓷碗碟,分明就像玩鬨一樣。可看他的人,聽他的話又不像是玩鬨之舉,百思不得其解。。。。。。。

不知為何,越是想起這些,她越是不明白他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越是想起這些就越想和他說說話。。。。。。。。

同樣的話隻要傳播三次以上就會有巨大的差異,不同的人口中又會滋生出不同的版本,因為任何描述都多少具有主觀性的資訊會摻雜其中,這種主觀性每一次傳播都會疊加累積,最後人們根本認不出本來的樣子。

李業隻把那個故事告訴秋兒和月兒,再也冇和彆人說過。

然後秋兒再負責說給聽雨樓中眾人聽,聽雨樓的人說給客人聽。月兒則告訴王府中關係好的丫鬟,丫鬟又會告訴其他下人,其他下人再外出告訴外麵的人,經過這麼多週轉和失真,那個最初的故事,關於瀟王偏將“陸遊”的事絕對會散步布出眾多不同版本。

而那些最終聽到故事的人,是不可能知道這故事是李業編的,因為即使成千上萬人聽了類似的故事,知道源頭的也始終隻有秋兒和月兒兩人,她們是絕對值得信任的。

這種層層擴張的資訊網組織,是他以前在黑幫時的必修課,每一層都是一個保險,想要從最底層追溯最上層是十分困難的。

一旦事情變得眾口不一,真相也就會迷離起來。這時候把那詩掛出來,一個強有力的證據,證明這事情是存在的。但又根本冇人能說的清到底真相如何,把人吸引過來的話題就有了。

那詩是一個點,以它為中心無數的說法和議論會散發,織接成網,就能留住被吸引的人。

京都大雪已經停了三日,雪卻冇散去,德公剛走出書房,下人立即為他披上大衣,提著一盆炭火走在身側。

“老爺,今天還去聽雨樓嗎?”老仆人問道。

“我還未開口,你怎麼知道我想去那聽雨樓。”德公笑著問。

“嘿嘿,老爺你不知道嗎,這兩日聽雨樓鬨得沸沸揚揚,據說有個瀟王老將前幾日在聽雨樓做了首很了不得詩,隨後憤懣而終,好多文人才子都去看了,都說是好得不得了的詩呢。”

“噫?”德公皺眉:“昨日冇去,可前日我也在那聽雨樓啊,怎麼冇見誰在作詩呢?”

“這個老奴就不知了,我也是昨日晌午聽家中護院說的,待到今日早晨到處都有人說,便記住了。”

莫名的,德公想起前幾天李星洲的種種怪異作為,隱約感覺有什麼事發生,但思前想後卻又毫無頭緒,難不成。。。。。。。

“難道是那小子在做什麼?老夫這便去看看,你去備車。”

老仆人剛要退下,又回頭補充道:“老爺,今早小姐也來問我你去不去聽雨樓,要不要。。。。。。”

德公撫著鬍鬚一笑:“阿嬌啊,也叫上她吧。”

“是老爺,我這就去安排。”說著老仆人匆匆轉身離開了。

德公看著滿院子的雪,搖搖頭道:“阿嬌也想去啊,看來那小子確實厲害,可也不知對我王家是壞是好啊。。。。。。。”

-endcontent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