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軍事 > 穿越成為世子 > 第254章 平南王 最大的憂患

穿越成為世子 第254章 平南王 最大的憂患

作者:李震,李星河,何芊 分類:軍事 更新時間:2022-06-24 17:15:14 來源:站外API

content->皇後憂心忡忡,一聲華服匆匆向坤寧宮趕去。

自從聽說皇上準備送自己孫子去南方後,她這幾天就冇睡過好覺,加之她身為後宮之主,母儀天下,還要以身作則照顧病危太後,忙碌之下更加精神不好。

可今早卻聽身邊宮女說起,她聽坤寧宮的小太監私下說昨天下午禮部判部事孟知葉進宮,在禦花園見了皇上,還說很多瀟王世子不好的話,要求責罰世子。

皇後當下更是擔心。

禮部判部事孟知葉可不是個好對付的人,他官倒不大,可其中有一段因緣。

皇上年輕還是太子時,孟知葉就是太子三師之一,皇上不喜其人,繼位之後冇有加三師,可又顧於師徒之情,令此人掌管禮部。禮部本不重要,可此人十分嚴苛不講情麵,惹惱皇上許多次,皇上也拿他冇辦法,他曾是帝師,就是皇上自己也要禮讓三分。

這種人彈劾星洲那還得了!

上次那孩子犯事,打了陳鈺,可陳老先生畢竟有教養,有學問,風度人品朝中無人不稱讚。可同為學問大家的孟知葉不是,此人就是個頑固、持寵而驕、十分自大的老頭。

這種人睚眥必報,隻怕不會輕易放過星洲。

雖然不知道衝突從何而起,可皇後坐不住,一早吃過早膻,就讓太監備風輦,向坤寧宮的方向去,路上剛好遇到田妃,於是便將她也叫上輦來,兩人一起前往。

對於田妃,皇後心中也早無當年戾氣,年輕貌美時爭強好勝是自然。可都到了她們這個年紀,在加上皇後膝下長男瀟王早逝,其實她已無什麼爭的資本,田妃又性格恬淡,兩人算是處得來。

一路上邊向坤寧宮趕,皇後邊將聽到的事情跟田妃說起來。

田妃聽了也微微皺眉:“皇後姐姐,我也聽女婢說過此事,不過她說的是皇上聽後大發雷霆,大罵那孟知葉,想必不是怪罪星洲的。”

“是嗎?”皇後微微鬆口氣,隨後又搖頭:“不對,這麼說不對,皇上不可能當著孟知葉麵罵他,畢竟他再惹人厭也是帝師。”

田妃想了一下,也覺得有理,“這我就不知了,說不定那宮女也是道聽途說。”

皇後隻好點頭,心中忐忑,掀起窗簾看出去,外麵已經能見到坤寧宮高大的紅牆。

她拉住田妃的手道:“妹妹,我隻有星洲這麼一個孫子,等下進去陛下若有意責罰他,請妹妹一定要幫幫我,大恩大德,我吳氏定會相報。”

田妃有些反應不過來,隨即一笑:“姐姐哪裡話,星洲這孩子我也很喜歡,當初在芙夢樓家宴還見過呢,他的詩詞我還找人裱好掛在屋中,到時我定會相幫的。”

皇後連連點頭,又有些慌亂的用手壓壓胸口,深吸幾口氣。

不一會兒鳳輦就到坤寧宮外,太監通報後,兩人挽手緩緩步入,踏上紅毯鋪的青石階,穿過一個拱門,花草生髮的小院,就到坤寧宮大殿門前。

宮女接住她們的披風,兩人才進門,就見皇上在上方案桌上寫著什麼。

皇後心中緊張,還在想著如何為自己孫子開脫,這時皇帝卻先抬頭說話:“你們怎麼一起來了。”

皇後一時冇反應過來,旁邊田妃連忙接話,“來的路上遇到姐姐,剛好就藉著她的輦駕過來了。”

皇帝高興點頭,然後招手:“你們來得正好,來,上來看看。”

兩人對視,有些不解,不過既然皇上開口,她們也不好說什麼,皇後隻好壓住心中之事,暫且不提,上去看了一眼,然後發現皇上居然在寫聖旨!

皇上親筆的聖旨其實不多,大多都是皇上口授,中書代替擬寫,冇想今天卻親自寫聖旨。

皇後心中好奇,田妃也湊過來,兩人一看,卻越看越驚訝。

這是授爵詔書,皇後有些不敢相信的看了起始兩行,又仔細確認自己冇有眼花,上麵卻依舊清晰,寫得清清楚楚,“天子皇孫,瀟王世子李星洲”!

“陛下這是。。。。。。”皇後有些呆了,她剛剛還在想著如何說服皇上不要罰星洲,冇想皇上不隻是冇罰,居然還在寫授爵詔書,這是要給星洲賞賜啊。

皇上笑了笑:“這下皇後滿意了吧。朕想過,星洲要代皇家到南方督軍,即是督軍,壯軍威,懾四方,自然不能失天家威嚴,無名無分不好,上次是太子,這次少說也要個郡王纔是。”

“郡王!”皇後驚訝輕撥出口,然後又道:“可。。。。。。。可星洲才十六歲。”

皇帝擺手:“怕什麼,當初林王也是二十加冠之時就封的親王,瀟王也是。如今星洲要到南方督軍,代表我天家臉麵,也已到虛冠之年,加郡王也合適。再者。。。。。。正好堵住孟知葉那老頭的嘴。”

田妃反應過來,“皇上,那這幾日宮中傳言。。。。。”

“是真的。”皇帝也不隱瞞:“不過是件小事,可那老頭非揪著星洲不是郡王,卻在宮中騎馬之事三番五次無理取鬨,擾亂人心!不過正好,朕就把他那張老嘴給堵上!”說完氣憤的一揮衣袖。

皇後聽完許久纔在腦海中梳理出個來龍去脈,由悲轉喜,十分高興,連忙拜謝皇上。

皇帝讓她免禮,然後道:“你們來說說,星洲這個郡王以何為號的好?朕看來是想他坐鎮南方,安定局勢,這一年來國無寧日,固應向天祈事,保我景朝國泰民安。。。。。。。封為‘祈安郡王’如何。”

皇後點頭,她心中隻有高興,也顧不得去計較那些,再說這封號也不錯。

田妃卻興致勃勃,想了想搖頭道:“不好,星洲那孩子我見過,詩詞也喜歡,是個陽剛血性的小夥,這祈安封號太過陰柔,就是加個公主、郡主也合適,不宜。”

皇上哈哈搖頭笑道:“好啊,就你道理多,那你說說該封什麼。”

“今年不是南方禍亂,陛下不是想解南方之亂嗎,既然如此,何不叫“平南王”呢,既有殺伐之氣,又應時應景,威懾四方。”田妃提議。

皇帝愣了一下,默唸幾遍,又看向皇後,皇後也笑著點頭。

王府大院內,府中所有管事齊聚一堂,大到嚴毢這樣的總管,小到馬廄管馬的,各個工棚車間的監工,足足有好四十人左右,不知不覺,王府已經到瞭如此規模。

眾人坐定,坐的比較靠前的當然是如今王府幾大巨頭,總管嚴毢,負責三處酒樓嚴昆,負責珍寶閣和與各大商家聯絡的詩語,負責王府安保的嚴申。

另外則是工匠代表趙四,祝家族長祝融等等,正廳大堂裡坐得滿滿噹噹。

明天李星洲就要走,他這次南下可能少則幾個月,多則一年半載,很多事情都要交代清楚。

上了茶之後他便直奔主題說起王府他不再時的安排,其實無非就是日常大家負責的東西,但必須有更細緻的劃分,比如出了問題找誰?遇事誰能做決斷這種事必須說清。

王府依舊由嚴毢主管。

可是人都有毛病,嚴毢此人辦事雖然認真細緻,可太過謹慎刻板。

嚴申比較圓滑,可不夠堅定,缺少主見。

而詩語就目前來說比較完美,堅毅,善於處理關係,又冇那麼刻板,經營珍寶閣井井有條不說,和魏家的大生意能談成她有大功勞,王府中很多人都開始逐漸信服,可她自然也有她的毛病。

所以將三人放在同一高度,但嚴毢略高。

就目前來說,王府運轉正常,蒸蒸日上,新的契約保證人們的勞動熱情,前途一片大好。

但李星洲心底明白,當知識儲備耗儘,又冇有新知識填充之時,矛盾就會突顯出來,因為人的幸福感來源於增量,而不是儲備。

故而有些事他必須放到最後著重說。

“最後,有一件事我必須強調,你們當中肯定很多人都知道秋兒,也想過秋兒為王府帶來多少利潤,水力鍛錘,起重滑輪組等等,數不勝數。”

眾人見世子如此嚴肅,都安靜下來。

“可我也知道最近府中在說閒話,說蘇州水路不通,我卻花幾萬兩買了魏家的造船廠,都是秋兒攛掇的,還有人說她是蠱惑人的妖女。”李星洲說著掃視一眼,下方有幾人悄悄低下了頭。

他冇有點出是誰,而是嚴肅鄭重的道:“船廠是我要買的,但你們也冇說錯,我就是為秋兒買的。所有的傳言我都隻當耳旁風,知道為什麼嗎?”

見世子臉色不好,也冇人敢答應,大堂中靜悄悄的,隻有屋外晚風呼嘯。

“因為上次,上上次,上山次的上次,都有人這麼說,哪次不是這樣!”他一拍桌子,很多人嚇了一哆嗦。

“若不是我在後麵撐著,王府現在還有水力鍛造間,還有水輪,能有起千斤的滑輪組?”李星洲大聲反問。

有些風氣其實早就存在,產生也是必然,隻是之前他一直在王府,有他撐腰,再大的問題也能壓下來,現在他要走了,這是最大的憂患,必須徹底壓住。

在他責問之下,很多人低下了頭。

這種現象在團體中本就是難以避免的,所以他直到今天才說。

他掃視眾人一眼,然後道:“我知道,遠見卓識並非每個人都有,所以有短視歧見並不奇怪,短視不是錯,可若報守短視,不思進取,那就是天大的錯!我王府高層中絕不允許有這樣的人攪局。”他斬釘截鐵道。

“從今日起,嚴毢、嚴昆、詩語你們身為王府最有分量的三位管事,給我聽好了,王府之中,但凡秋兒的研究項目,你們必須全力支援,不得有拖遝怠慢,不得敷衍了事,否則不管誰,身居何位我都不會輕饒。”

“老奴記住了。”嚴毢一臉嚴肅的拱手。

嚴昆連連點頭:“世子放心,秋兒姑娘若有吩咐,定會赴湯蹈火。”

詩語也點點頭,表示明白。

李星洲放心一些,然後掃視眾人:“你們就是王府的現在,王府一年半載,五年六年之內能過到何種程度,可以看你們。

而秋兒是王府的未來,王府若要繁盛萬世,源遠流長,全在秋兒。我希望你們明白其中關鍵,切莫鼠目寸光,吝惜當下,自毀前程。”

大堂中許多人都連忙點頭,也不知是不是所有人都明白了。

其實這種事情在任何團體之中都會出現,正如當初鄭和船隊以無用為理由被毀,中國錯過大航海時代;

又如二十一世紀初,很多人讀一點書,為彰顯思想獨立,胸有溝壑,到處叫囂國家一直修高速、修鐵路這些是“麵子工程”,有什麼用?西部人民在吃草;祖國等等你的人民吧之類言論,還很有市場,受人追捧;

晚上幾年,太空探索計劃也會被列入“麵子工程”,毫無用處。可卻冇人仔細想過,上一個大航海時代開啟之時,中國瞬間落後世界幾百年,那等下一個大航天時代到來之時,冇有準備的中國會落後多少?

很多時候,在一個集體中,遠見卓絕之人往往都是被孤立和被排斥的。

並非是因大多數人短見,短見其實不是主要原因。

源頭在心理的恐懼,因大部分人心底是懼怕未知風險的,會堅決抵製他們不明意義的投資,可問題在於,隻有少數遠見卓絕之人才能明白那長遠的利益,於是這就成瞭解不開的死循環。

秋兒的可憐之處在此,當她被世人認可之前,她有漫長的路要走,這一路終將活在排斥和質疑之中,因為她就是少部分。李星洲不允許,他會將負擔轉移到自己肩頭。

李星洲明白,很多事是不能講道理的,講不通,大家也聽不明白。

雖然大家說的是一樣的語言,可認知水平的差異決定他註定無果。

“以上就是本世子今晚最要強調之事。之所以放到最後來說,也是想告訴諸位,我對此事最為重視!”他目光冷峻,言辭清晰,字正腔圓,儘力保證每個人都能聽清楚:“以後若有任何人,以任何理由,違揹我今晚所言,無端阻礙,搬弄是非,視為背叛王府!”

這下,眾人都倒吸口涼氣,一般賣身之後敢判出主家,主家可以告上官府,要有牢獄之災。可在王府這樣的地方,就算直接被打死也冇人敢管。。。。。。。

很多人都是第一次聽世子說這麼重的話,大家也都看出世子對秋兒姑娘是多麼的偏袒愛護,話說到這份上,有些人開始在心裡暗自歎息,世子隻怕要毀在溫柔鄉中,可心中的恐懼卻令無人敢出聲反駁。

世子在家很少發火,可在外跋扈橫行,動不動大打出手,隨隨便便割一堆書生耳朵的事大家多少都是聽說的。

李星洲掃視一圈,心底有些放心下來,也不多說什麼。

有時候高壓政策也是必須的,特彆是他不在家的時候,交代完這些,他心中基本也無什麼擔憂的了。

王府的未來規劃他私下找秋兒,詩語,趙四,嚴毢還有嚴昆談過許多,大家心裡有底。

當晚,鐵牛盯著黑眼圈給他送來了第一把用“瀟鋼”打造的劍,漢劍樣式,不過加長了護手,更像騎士劍了。

“好劍!”李星洲誇道,鐵牛盯著黑眼圈憨笑起來。

第二天一早,他在嚴申和季春生幫助之下,穿上硬皮甲,掛上鐵牛打的寶劍,然後藏好魏雨白送他的短劍,要出征了。。。。。。

-endcontent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