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軍事 > 穿越成為世子 > 第252章 天眷丁家 最大的安排

穿越成為世子 第252章 天眷丁家 最大的安排

作者:李震,李星河,何芊 分類:軍事 更新時間:2022-06-24 17:15:14 來源:站外API

content->烈日炎炎,小院李粉紅桃花芬芳,鳥兒嘰嘰喳喳,起棟裹著一層棉被,靠在四出頭的梨花木官帽椅上,經上次被丁毅驚嚇之後,他氣色越來越差,兩個丫鬟在他指揮下繼續煉丹。

不一會兒,起芳一身武裝,風塵仆仆進來了,抄起桌上的茶壺,自顧自倒茶喝了幾杯。

“父親,城防巡守已經安排好了,探子回報丁毅讓蘇州的軍隊推進到冷風箐北邊駐紮,離瀘州城隻有三十裡左右,一日便到。。。。。”她氣喘籲籲的回報。

“那丁鋒呢?”起棟虛弱的問。

“依舊占著正堂,每日吃食都讓讓送進去,除了拉撒都在裡麵。。。。。”起芳咬牙切齒,丁鋒就是丁毅派來監視他們的,狗仗人勢,十分囂張,一來就占據起家大宅正廳,把起棟都趕出來,日夜高坐在那,連睡都是,簡直欺人太甚。

起棟臉色難看,可最終還是無奈搖頭,“或許我當初就該聽你的,勝負未分早點站到蘇州去,也不止於此。”

起芳見父親悲愴,安慰道:“這種事誰說得準,若站到蘇州一邊以後為我起家招災呢。”

“嗬嗬,招災。。。。。。”起棟搖搖頭:“你看丁毅那人,二十來歲,再看他手段和本事,你說跟他作對,我們起家還有活路嗎?若早站過去,如今隻怕又是另外一副模樣了。。。。。。”

起棟很是自責,起芳歎口氣,一切都晚了:“父親,世事難料,或許朝廷。。。。。”

“哼,朝廷?”起棟悲涼搖頭,“還記得那丁毅說的話嗎,朝廷要是奈何得了他,他還能活蹦亂跳?你覺得話對嗎。”

起芳一下子無話可說,她自認為有手段,有本事,殺伐果斷,也是二十出頭,可若和丁毅一比,真是什麼都不算了。

“看來老天爺眷顧他丁家啊,居然出了丁毅這麼個能人,一切都是天意!”起棟抬頭看著太陽道。

父女兩人一時間都有種深深的無力感。

兩人目不轉睛,試探好幾分鐘。

突然,季春生一個跨步,手中長槍瞬間直刺,槍太快,隱約看到一點。

李星洲不進反退,身體對抗最忌諱退,後退代表心理上的弱勢和畏懼,十有**要敗,手中長槍下意識一攔,接順勢跟上,槍尖一抖已經繞過季春生的槍。

短短瞬間,勝負已定。

季春生的槍被他一蕩,偏了準頭,可力道太大,依舊砸到他腰肋,可他的槍頂到季春生胸口,季春生被巨大的力道一頂,瞬間後退,槍也順勢離開他腰部。

即便如此,腰間還是火辣辣的疼,要是有槍頭,他的肋骨可能被抽斷,季春生力氣比他大多了,剛剛那一下他取巧,季春生用的是蠻力。

季春生也捂著胸口坐在地上,兩人都穿護甲,可這護甲不比後世複合材料的護具,能防鋒刃,可卸不掉衝擊。

“季叔,冇事吧。”李星洲忍痛拉他一把,季春生擺擺手:“冇事,世子好厲害!比之前厲害許多。”

“哈哈哈。”他得意笑起來,可一笑,肋上疼得他弓腰。

“世子,這些都是你練那什麼。。。。。。八極拳練出來的。”季春生捂著胸口,齜牙咧嘴道。

他點頭:“冇錯,有很多技巧,不過大多都取巧的方法。”要是真同時麵對幾個人,他這取巧的辦法就不管用了,反倒是季春生這種人,靠著優秀的身體素質,可以縱橫馳騁。

季春生說:“話可不能這麼說,世子力氣不如我,可靠著這些技巧卻能勝我,若是裝了槍頭,剛剛那一下我已經死了。”

“哈哈哈。”李星洲:“我也活不成。”

如果有槍頭,剛剛那一下十有**會砸斷他的肋骨,肋骨一折斷很有可能傷到肺葉,這種時代的醫療條件下,骨髓會流入血液,導致發炎發燒,隻有等死,而且死得很難看。如果傷到肺葉更是冇救。

戰爭之所以可怕,而很人們看影視劇或者書籍卻難以感受它的可怕,隻因這些媒體無法描述一個可怕的地方,武器殺傷不是立即給予人死亡,而死亡過程往往是緩慢而絕望的,附帶其它侵害,極度摧殘人心智。

李星洲記得他第一次中彈的經曆,因被人出賣,警察埋伏了他們,在國境路邊的山林裡,那時是晚上,滿林都是槍聲迴響,還有刺眼的燈光,他一路狂奔,根本來不及回頭。

等跑了幾十分鐘,逃出國界之後,他才感覺自己的腿越來越疼,越來越沉重,最後麻木,無法控製完全走不動路,停下藉著打火機火光檢查後發現他大腿中彈了,肌肉開始收縮,疼痛鑽心,再也站不起來了。

人類的身體是一個緊密而科學的係統,它繁雜又脆弱,能夠自我調節恢複,但正因它是一個整體係統,創傷引起的連鎖反應很容易牽一髮而動全身,危害逐漸蔓延。

在戰場上直接的死亡是最大的仁慈。

可現實往往更加殘酷,人中彈一發,隻要打中驅乾,幾乎冇救,可九成機率並不會立即死亡,他曾見人中彈十幾發還能苟延殘喘。

殘酷之處在於,明明知道自己要死,卻還痛苦的活者,無助絕望的等待死去。這種壓抑和心理上的崩潰,是很多人都無法承受的,會害怕,會崩潰,若是直截了當的死亡,反而容易很多。

像剛剛那一下,如果來真的,他雖然利用技巧勝了半招,可他和季春生都會死,區彆在於季春生死得痛快,他死得痛苦。

過了好一會,季春生才緩過來,胸口估計已經淤青,但在這樣的年代,這種傷對他來說不算什麼,“世子,過兩天我跟你南下吧。”

“那怎麼行,季叔你現在可是武德使。”李星洲笑道。

季春生武藝高強,身體素質十分強悍。不用懷疑,真到戰場搏命他是難得的悍將,可他冇那麼多心思,所以註定不會帶兵的將軍。皇帝大概正是看重他這點,纔會讓他接手武德司。

李星洲當然想帶上季春生,不說彆的有他在自己就更加安全,更重要的是有信得過的人,可他也知道,這事不可能,皇帝不會同意的。

“什麼狗屁武德使,一天到晚騎著馬在城頭溜圈,曬太陽,有人來支應兩聲,跟看門的狗似的。”季春生不滿的說,話十分直白,要是有心之人聽了估計都可以告他大不敬了。

“季叔,你在京城也好,王府有你照看我才放心。”李星洲捂著腰肋道,那裡還在火辣辣的疼,估計皮甲下麵已經淤青一片。

季春生咧嘴一笑:“世子哪裡話,你儘管去,某會照看好王府的,誰敢來鬨事某把他腦袋擰下來。”

“哈哈哈,那倒不用,不過季叔,如果有事千萬要冷靜,不到萬不得已,最好不要出人命,你現在是武德使,可有人盯著你的位置。”

“某知道,放心吧世子!”季春生不在意的道。

知月樓商會很順利,這是李星洲南下前最大的安排,也是為王府外來鋪的最寬敞的路。

詩語雖然還是有些不滿,可在李星洲的說服之下還是同意主持了這次會麵。

其實商人們誰都想搶這條財路,都知道這將軍釀和香水如何的賺錢錢。

所以到場的商人非常多,不隻是京城周邊,就連江州一代還有南方瓜州,京南,關北都有人來。

這次,就連李星洲也親自到場。

是為了表明王府的重視,減少商人們撒謊怠慢的情況,最後挑選出十八家與之合作,之所以如此,李星洲是經過仔細權衡的,需要為王府未來發展鋪路,埋下伏筆。

這十八家商戶都是走生產、銷售路子的,大多都是往返縱橫多地的大商。

比如京西田家,他們不隻是皇商人,有時還與關外做生意,實力雄厚,有很多自己的鋪子。

江州寧江府的參家,參家實力雄厚,背景也很大,參加兩子被稱為寧江雙龍。

長子參勝是當朝鹽鐵司同知,年紀輕輕身居高位。次子參吟風是江州有名的才子,被人稱為江州第一才子,上次在詠月閣的上元詩會李星洲也偶然見過,記得他寫了首詞似乎很不錯,冇想今天在這宴會中又見到了。

還有寧江府王家,這個王家是德公一家的分支。起源是德公四弟,也就是阿嬌的四爺爺,當初他任職寧江府一個縣令,可他不像德公一樣有本事,最後也隻做到寧江府主簿,得病死在江州。

後來他的兒子中二兒子比較有經商天賦,逐漸在江州落腳,發展至今,成為江州的大商。雖比不上參家,但看在德公和阿嬌的份上,李星洲還是還是將他們算上了。

然後就是關北董家,雁門州賀家,瓜州槐家等。

這十八大商家王府會將府中的獨有產品將軍釀和香水批發給他們,但作為條件,他們每月初必須支付一半定金,貨到付清,同時不得在開元城內售賣。第一期合作為期一年,到期續簽。

期間每月王府供貨看產出情況,每月每家供貨將軍釀不少於一百件,多者不限,香水不少於二十件,多者不限,批發價低於市價最少十兩,發貨地點就在珍寶閣。

之後雙方都當場簽字畫押,為了讓眾多商人解除憂慮,李星洲甚至親自畫押,而不是讓詩語代替。

很多冇選上的商人愁眉苦臉,被王府看上的十八戶大商則興高采烈,他們垂涎已久,終於可以名正言順和王府分這塊蛋糕了。

李星洲自然高興,這意味著一夜之間,他賣出一千八百件將軍釀,三百六十件香水,如果全部交付不出差錯,這可是二十萬兩的大生意!

以後這都將是保底銷量,而王府的東西會隨著十八家大商到達大江南北,甚至景朝之外,名氣隻會越來越響亮。

詩語卻神色有些不好,李星洲輕輕將她拉到身邊,他明白這女人的擔心,她擔心如此售賣,秘密暴露,有人仿造出同樣的商品來。

李星洲輕輕把她拉到角落:“知道世上最難做的事情是什麼嗎?”

詩語白了他一眼:“最難做的就是跟你講道理。”

他哈哈一笑,取過金樽美酒,喝了一口道:“世上最難的事就是事先不知能不能成的事。

很多事不是做不到,而是不敢做,因為不知投入會不會有結果。

就好像新東西,新商品,你都不知道自己投進去那麼多銀子研究,摸索,最後能不能成,能不能賺錢回本,所以最穩妥的辦法無非是仿製搶手貨,或者觀望彆人,看他能不能成再做決定。”

“你知道還敢這樣這麼做。”詩語不滿的白他一眼。

李星洲輕輕一拉,讓她在身旁坐下,然後為她倒上美酒,“可若成了呢?第一個成的人總是收益最大的,利益是逐漸遞減的,仿製者能得利,可得利最多的永遠是最初的開拓者。”

“可你才說過那是賭博,根本不知能不能成。”詩語立即反駁。

她思路清晰,有理有據,可惜她對麵的人開了掛。。。。。

“不管你信不信,本世子知道很多事,在我腦海中,很多東西並不用去承擔能不能成的風險,因為我知道它絕對能成。”李星洲自信滿滿的說。

冇錯,這就是他最大的優勢,數千年的知識和經驗,讓他無須承擔探索帶來的風險。

就好比美國第一個造原子彈,必然是比任何一個國家都難,在此之前,從冇人造過,他們有理論,可在原子彈爆炸之前,就連愛因斯坦也不敢保證它就有那種破壞力,它就能百分之百成功爆炸。

如此耗資耗時巨大的工程,最終會不會竹籃打水一場空呢?

這種風險是非常大的,作為先驅探索者必須承擔。

後來,原子彈真的造出來了,美國這個先驅者就是收益最大的。

隨後哪怕蘇聯、歐洲各國、中國等相繼擁有核武器,可通過核武器獲取的利益也絕冇有美國那麼大。

可如今李星洲在麵對新東西的時候根本無需承擔先驅者的風險,因為他早就知道這事情是能成的。

做事不怕耗時耗力,最怕的就是不知道這事情能不能成,如果事先就知道它是能成功的,那麼還有什麼好擔憂呢?

可詩語不知道,所以她非常擔憂,她怕失去將軍釀和香水之後,王府無以為繼。

她定定的看了李星洲半天,看他表情覺得自己胡說八道。

“嗬嗬,你以為自己是神仙。”

“神仙不敢當,但也算半個,以後你可以叫我李半仙。”李星洲笑答。

“不正經!”

“。。。。。。。”

酒過三巡,李星洲站起來,走到樓閣中央,他一舉一動牽動眾人目光,見他過來似乎有話要說,在場眾人都默契安靜下來。

李星洲拱拱手:“諸位,今晚謝謝大家捧場。”

“哪裡哪裡,世子客氣,明明是世子給我們這些人新財路。”下方參吟風連忙滿臉笑容奉承道。

“對對對。。。。。。”

“參公子言之有理。”

立馬一片附和,都是奉承的話,李星洲雖然才十六歲,但這種場麵他見得多了,笑了笑道:“今晚我們在商言商,不談其它。

坦白的說,我今晚親來此處,就是要告訴各位,我瀟王府何等重視信譽。”

他開口,眾人再度安靜下來聽著。

“我大可讓下人來與各位商談,到時肯定也能簽個商契,然後捲走你們的錢,接著便不認賬,隻要隨便推說簽下商契的是下人不是我的意思,你們定拿我冇辦法,畢竟我是天子皇孫,你們想拿我怎麼辦也不能。”李星洲攤手開玩笑的道。

眾人連忙道“世子哪會是這樣的人。。。。。。”

“對對對,世子高風亮節,信譽過人。。。。。。”

“我們是信得過世子的。”

“。。。。。。”

李星洲擺擺手,讓他們安靜下來:“我知道外人怎麼說我,諸位也不必緊張,今晚我既已經親到知月樓,簽字畫押的也是我親筆,就是藉此想告訴諸位,我瀟王府做生意向來重視信譽,說一不二,諸位既已簽下商契,王府絕不會反悔,與我瀟王府做生意大可放心。”

聽他這話,很多人如釋重負,連忙拱手奉承起來。

說到這,他話鋒一轉,柔和的目光變得冷厲起來,掃視全場,目光所及,眾人一下子安靜下來。

李星洲高聲接著說:“但也請諸位謹記,王府重信譽,不代錶王府冇脾氣。這點京中到處都是傳言,大家耳濡目染不用我再贅述。

做生意,一方講信譽是做不成的,雙方講信譽,大家都講信譽才能互惠互利,共同做大。若有人故意滋事、毀約。。。。。

我手中有數千禁軍,王府有無數好手,如果真能逃到什麼天涯海角,那恕本世子無力,可要這世上冇什麼天涯海角,到時可彆怪我無情!”

十六歲的孩子比普通孩子高壯一些,卻一點不像十六歲的樣子。

李星洲居高臨下,說話條例清晰,吐字明朗,淡淡環視眾人,不急不緩說完所有話,一時間,在場眾人明明都是商家摸爬滾打的大人物,經曆的場麵多了,可偏偏都感受到一種不可抗拒的壓力,彷彿令人呼吸困難,不敢輕易開口接話,隻是下意識連連點頭認同。

同時心中也隱隱驚歎,虎父無犬子!

-endcontent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