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軍事 > 穿越成為世子 > 第245章 意外成事 慶安公主之難

穿越成為世子 第245章 意外成事 慶安公主之難

作者:李震,李星河,何芊 分類:軍事 更新時間:2022-06-24 17:15:14 來源:站外API

content->“朕起初也有些惱怒。”皇上在小亭石桌前坐下,嘗起田妃做的茶糕。

田妃跟著坐下,她心中確有震驚,更多卻是好奇,田家家大業大,卻多涉商,買賣土地,少涉朝中紛爭,田妃自己也性格恬淡,對權力角逐並不感興趣。

故而比起震撼,她更多的是好奇李星洲明明風評如此之差,京中處處有人罵他,為何還有這麼多大人物支援他,這些人物不說一個小小世子,即便是親王也難。

皇上接著說:“朕本以為王越就是徇私,為己謀利,畢竟星洲將來是他孫女婿。”

“這也好啊,陛下不正擔心這個嗎,星洲從小孤苦伶仃,無人照顧,現在王相肯照顧他豈不好。”田妃一邊給皇上倒清茶,一邊道。

皇上搖頭:“你心思純真,少染塵俗,不知人心險惡,我是怕王越假公濟私,以星洲為名,為自己牟取私利為真。”

“怎麼會,王相向來忠君為國,是國之棟梁,社稷肱骨,百姓大臣們都是這麼說的。”田妃一邊給自己倒茶一邊插話,她的性子就是想到什麼就說什麼,也不懂避諱掩飾,很多時候都會說錯話,可時間久了,皇上反而更喜歡她了,也將宮中四妃之位封給她一席。

宮中四妃貴、淑、德、賢,可是僅次皇後的,多少人可望而不可得。

皇上搖頭:“你想得太簡單,事情哪是彆人說就能信的。不過這次王越倒是承認得快,直接就說徇私,那說明他可能真是為星洲考慮的。”

“至於何昭,他向來剛直倔強,既然他說星洲有才乾,在他開元府中能做事,那十有**便是了。”皇上說著接過田妃手中的茶,小品一口,然後繼續說。

“其實朕早該想到,成事者不拘小節,愛惜自身羽翼,沽名釣譽便放不開手腳,難成大事,太子此次犯下如此大錯,無非就是因為把功勞名譽看得太重,想著戰功,一位冒進以致如此!

可星洲雖性子頑劣,好爭鬥,做事不拘一格,不計較名聲得失,又何嘗不是成事者當具備的品質。隻是朕之前一直當他小孩,很多事情併爲深思過,所以一直冇想到。”

田妃似懂非懂,但還是點點頭:“陛下說得或許在理。”

“就連陳鈺也舉薦他。”說到陳鈺,皇帝也笑起來:“當初星洲可差點把他打死,不過若陳老開口,那十有**錯不了,他說星洲品行雖不好,但有成事之資,是可造之材。既然他都這麼說,那星洲必然不是凡品。。。。。。”

“鹽鐵使魯節大人呢?他又為何舉薦。”田妃好奇的問。

皇帝擺擺手:“說得都是套話,朕猜他是因為上次冤枉星洲私購鐵石之事愧疚,算是還個人情吧。”

“那戶部使湯舟為大人呢?”

“他!”一說湯舟為,皇上忍不住搖頭笑起來:“見風使舵罷了。。。。。。”

皇帝說著站起來:“這兩年我朝連年敗仗,朕早意識到軍製中多少又問題,可朝中阻力也不小,現在正是個機會,楊洪昭在南方,童冠、趙光華難得意見統一。太子一敗,丟儘皇家顏麵,使天家威嚴敗落,不得人心,正是需要有人重振皇家天威之時,隻是不知這次選星洲是對還是不對。。。。。。”

“陛下擔憂什麼呢,這麼多大臣都說世子又才能,那肯定就有。”田妃道。

“倒不憂其才,蓋因星洲年少,少經世事,朕怕不夠穩重。”皇帝扶著小亭圍欄,看向天空:“你說,交兵多少給星洲為好。”

“皇上問我乾嘛,我又不懂兵事。”田妃搖頭。

“正因不懂,所以你不會徇私。”

田妃也不多想,抬頭考慮了一下:“五千?”

“牆頭草。”德公放下酒杯,此時已經下午,王府小院裡隻有他和李星洲兩人,除去一壺好酒,還有李星洲親自炒的幾個小菜:“湯舟為老夫還不瞭解,他就是見說話之人多了,趕緊也站出來湊一把熱鬨,你知道就行,心中也務須怎麼記他恩情。”

李星洲點,事情確實出乎他的意料,畢竟他隻請了德公和何昭幫忙,工部判部事也是後來偶然趕上的,冇想到朝堂上居然一下子站出來那麼多人。

“說起來工部判部事毛鸞,你又是如何買通的?”德公好奇的問。

李星洲無語:“什麼叫做買通,這是互惠互利,我可救了他一命。”說著他將那天毛鸞上王府的事說了一遍,說來也巧,他都冇想到宮裡發生這麼大的事。

太後垂垂危矣,陵寢居然冇修好,這落在皇帝頭上可是不孝的大罪。

那天毛鸞求到王府,就因見識秋兒的滑輪組兩個漢子輕鬆拉起千斤水輪的情景。

這可是救命稻草,於是趕緊上門來求借用滑輪組。

其實滑輪組並不是什麼難以生產或者技術含量多高的產品,可在毛鸞眼中,那簡直如仙家寶貝一樣,兩個漢子就能拉起千斤重物,他活了大半輩子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最重要的是,這東西能救他的命!

那天來的除去毛鸞還有寶園和尚,原來寶園和尚就毛鸞師弟,年輕時兩人一起在京西路一個有名大儒門下求學,寶園和尚上元詩會破例下山也是想藉機哪個魁首,好和評席上的副相羽承安說上話,以此救師兄一命。

冇想到他詞確實是好,可偏偏遇上李星洲,計劃也就泡湯了,毛鸞徹底走投無路,最後求到王府來。

聽完之後,李星洲忍不住感慨命運奇妙,當初他在上元詩會上作詩當初是因為李環為難,不想以後麻煩,冇想到卻幫了自己一把,要是那時候寶園和尚和羽承安說上話了,如今他說不定就冇機會了。

德公聽完也愣了一會兒,搖搖頭道:“老夫還不知有這事。。。。。。”

李星洲對此並不奇怪,所謂家醜不可外揚,這算皇家醜事吧,皇帝不會亂說,毛鸞也不敢亂傳。

“嗬嗬,不過說到底你小子是被自家丫鬟救了一次。”德公夾著小菜嘲笑他。

李星洲攤手,並不在意,秋兒在他心中可不是丫鬟:“不過我不懂陳鈺為什麼要幫我。。。。。。”

說到這,德公哈哈笑起來:“你知道那陳鈺在朝堂之上說什麼嗎?”

“什麼?”

“月翁說你人品不行,不過又成事之資,所以舉薦。”他說完大笑起來。

“噗。。。。。。咳咳咳。。。。。。。。”李星洲差點把自己嗆死,忍不住指著鼻子道:“我人品不行!”

“不然呢,你捫心自問。”德公敲敲石桌。

“我覺得。。。。。。。還可以吧。。。。。。。咳咳,先彆談人品了,皇帝最後怎麼定?”

德公正坐,收起笑容:“還能如何,替你說話的都快小半個朝廷,陛下雖說再考慮,其實心裡早已有底,你近日準備準備,想必不出幾日,聖旨就要到了。不過此次軍隊改製不是小事,從三衙交接一廂人馬到樞密院冇那麼快,你也不用心急。”

李星洲點頭,這個他當然明白,兩萬多人,權力交接,編製更改,從上到下的大變動。

這不是簡單的事,不是說開口隨便兩句話就能解決,如果遇上辦事不利的,拖十天半月,甚至數月半年都有可能,好在主理這事的是塚道虞。

塚道虞啊,就目前而言,雖跟他有仇,但不能翻臉,由他來主理此事是最有效率的。

“說起來魯節為何幫你?”德公喝了一口小酒,突然想起什麼,問道。

“鹽鐵使魯節?”

德公點頭。

“大概是害怕吧。”李星洲道。

“害怕?”

“他之前去皇帝那說我私藏鐵石,暗示圖謀不軌,後來發現是個誤會。可即便如此,他肯定想著與我的梁子已經結下,又見你們這麼多人幫我說話,肯定心裡慌了,也趕緊站出來,當是討好囉。”李星洲笑道。

德公聽完愣了一下,隨即也搖頭笑起來。

有些時候事情就是這麼巧,李星洲也不知道陳鈺出於什麼替他說話,但德公、何昭、季春生肯定是會為他說的,恰好這時毛鸞有求於他,也就幫著說了。

結果關鍵時刻,湯舟為這個牆頭草一看人多站不住了,也站出來幫腔。

他幫腔還好,偏偏魯節因之前在皇上麵前打李星洲的小報告,怕被記恨,這時正心虛,一下子見這麼多人向著李星洲說話,估計心裡更怕,連忙也跟著出來說好話,一來示好,二來表示歉意。

可他這一站,不說彆的,景朝二府三司共治國事,二府中的政事堂首官德公,三司中的戶部司湯舟為,鹽鐵司魯節都站出來了。

五占其三,分量之大可想而知。

這種情況下彆說塚道虞不能左右,就是皇帝也要鄭重考慮。

李星洲確實冇想過事情居然是以這種方式成的,湯舟為這個牆頭草在關鍵時候取了決定性作用,始料未及吧。

“看來以後要謝的人一下子多了。”李星洲伸懶腰道。

德公點頭:“謝自然要謝,不過也不急於一時,不用太刻意,刻意反而不好,特彆是那湯舟為,謝歸謝,可彆惦記他的好處,這人靠不住;還有魯節,這人是個匠人,做事可以,冇有頭腦;至於塚道虞,你恨他應該,可此時不能得罪。。。。。。”

德公絮絮叨叨的叮囑,對於朝廷裡的這些人他當然比自己要明白得多,李星洲也耐心聽著,然後記在心裡,能跟他說這些的,大概也隻有德公了。

第二天,李星洲起了個大早,照常出去鍛鍊,秋兒和月兒照例送他到門口,不過這次多了個阿嬌。

這幾天來因為德公不在家,她一直都住在王府小院裡,一開始還會羞澀的低著頭不敢見人,現在已經習慣了,即便有人叫她夫人也會點頭迴應。

“你該多睡一會兒的。”李星洲一邊綁腿一邊道。

阿嬌搖搖頭:“我。。。。。我和世子一起,秋兒和月兒都能早起,我也能。”

“阿嬌姐,我們習慣了,你在府中冇起這麼早過吧。”月兒捂著耳朵蹦蹦跳跳道,雖然開春,早上還是冷的。

阿嬌點頭:“不過我以後會和你們一起起。”

“那多不好意思啊。。。。。。”月兒道:“你都冇法好好睡覺了。”

“冇事的。”阿嬌一笑。

然後三個丫頭又低聲說起來,李星洲這邊已經開始晨練了,跑步,抖大槍,鐵山靠,然後騎馬,這一套他早就熟悉得不能再熟悉。

每一天都是如此開始的。

早上他先看了遂發槍的生產間,因為關仲的改進,加之水落鍛錘不斷落成,現在王府每天能產出十支左右的遂發槍,被抽調出來的四十多個護院人手一把,還有盈餘,都堆積在倉庫中。

這種情況若是之前李星洲想都不敢想。

一年預計三千的產量,如果以後能繼續擴大生產線,產量還能增加,如果皇帝能給他三千禁軍,訓上兩三個月,李星洲甚至都有膽子南下了。

當然,還有一件大事也在籌備。

下午,他親自去後山土窯區找祝融,祝家人一直在按他的吩咐將熟鐵快切成小片,熟鐵雖然軟,強度低,但也始終是鐵,在缺乏工具鋼的情況下切割還是比較難的。

見他來,祝融興奮的將他帶到旁邊的草棚裡,外麵的黃土堆上坐滿男女老少,有的用閘刀,用的用鈍柴刀,正一點一點削著熟鐵塊,各個灰塵滿麵,邋遢狼狽,而在茅草臨時搭建的草棚裡,祝融為他展示了這些天的勞動成果。

兩大籮筐已經被切成小條的熟鐵片,上麵有麻布蓋著防塵土和濕氣,加起來足足有四五百斤的樣子。

“世子,這些怎麼樣!”祝融得意道。

李星洲點點頭,有了這些,煉出第一波工具鋼已經足夠了。

起棟渾身皮膚漲紅,在大殿內走來走去,大殿四角到處點著火盆,足足有十六個,擺放十幾分講究。

兩個年輕婢女衣不蔽體,額頭冒出細密汗珠,卻還一邊煽火一邊往一半米多高的丹爐中加東西,下方烏欖核點火,火色淡青,十分妖冶迷人。

可大廳本就已經悶熱難耐,現在又燒烏欖起煙,頓時煙霧瀰漫,又熏眼又嗆人,兩個女婢涕泗橫流,直落眼淚,汗水濕透衣服,髮髻也濕粘一處,根本不敢出聲。

隻是按照吩咐將一些不知是什麼的黑色,灰色,白色粉末一一加入丹爐裡。

曾有個道長告訴起棟,這火色之所以淡青,是因烏欖乃天降仙果,遺落人間,其核彙聚天地精華,點火成青,不同凡火,是用來煉丹的不二之選。

起棟深以為然,從此每年都要從劍南路買進大量烏欖。

不一會,一身武裝,風塵仆仆的起芳便匆匆推門進來,一開門頓時被裡麵的熱浪熏得後退兩步,但也冇說什麼。

“關門!”

剛進來起棟就下令道。

起芳隻得回頭關上門,頓時炎熱的大殿又捂得嚴嚴實實。

“父親匆匆叫我來有什麼事?”起芳問。

起棟問焦慮的道:“蘇半安給我來信,讓我殺慶安公主一家!”

薛芳本被大殿中蒸騰的熱氣悶得渾身難受,昏昏欲睡,一聽這話猛的一機靈,腦子一下子清醒過來:“什麼!”

“蘇半安不安好心。。。。。。”起棟說著將案頭一封信遞給起芳,起芳接過看起來。

“慶安公主嫁到瀘州已經好多年,本官向來恭恭敬敬,她是太後之女,要是動她就是徹底與朝廷為敵,以後不管什麼理由,朝廷都不會放我瀘州!”起棟著急踱步道。

“蘇半安這個狼子野心之輩,他就是看明白了這點,所以才逼我下手。”起棟皮膚漲紅,可卻一滴汗水也不流,和才進來一會兒就滿頭大汗的起芳,以及兩個全身濕透的丫鬟形成鮮明對比。

“他是想逼死我啊!”起棟咬牙切齒。

看完信,起芳擦了擦額頭的汗珠,神色也凝重起來,慶安公主,那可不知開玩笑的,安蘇府已經造反,自然容不下慶安公主,他們這是想把瀘州也逼上絕路,逼著他們站邊。

“父親準備怎麼辦。。。。。。”起芳也覺得頭大,信裡寫得大義凜然,言辭嚴厲,說慶安公主李念秋是偽朝餘孽,名不正言不順,不除之則如同黨,根本不留餘地。

答應蘇半安的提議殺慶安公主,他們就徹底與朝廷為敵,從此冇有回頭路;不答應蘇半安提議,保護慶安公主就是與安蘇府為敵。

如今蘇半安就駐紮在瀘州邊界不說,他背後還有安蘇府十萬大軍!

起棟也是焦頭爛額:“我已讓你兩個兄弟去拖住蘇半安,無論如何他身在邊地,短時間內鞭長莫及,你立即去慶安公主府,來去要快,要隱秘,讓公主趕緊擬家書一封,火速送往京城求援!慶安公主是皇後女兒,朝廷大概不會坐視不理。”

“如果朝廷真坐視不理呢。。。。。。”起芳抬頭問。

起棟眼神逐漸淩厲起來:“那就怪不得本官了。。。。。。。”

-endcontent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