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軍事 > 穿越成為世子 > 第236章

穿越成為世子 第236章

作者:李震,李星河,何芊 分類:軍事 更新時間:2022-06-24 17:15:14 來源:站外API

content->“皇上,夜深了,擔心露寒。”皇後上前,為皇帝披上裘衣,漫天星鬥已亮起,這裡是皇帝內宮,四下一片寂靜,遠處站門的宮女低頭不敢說話,冇有半點聲響。

皇帝看著天上,輕聲道:“今天是貴妃祭日,可朕卻不敢去祭拜她。”

皇後不解:“祝妹妹向來恭謹,生前生深得皇上寵愛,又無過錯,祭拜她理所應當,陛下何來憂擾。”

“嗬,憂擾?”皇帝搖搖頭:“朕倒是不憂,隻是心中有愧,不知如何開口罷了。”

“心中有愧?”

皇帝看著星夜,皺眉道:“就太子最近做的那事,你讓朕如何跟她說?她若是泉下有知,如何安心。”

皇後也不好說什麼了,太子確實。。。。。。隻能安靜站在他身邊。

“去年春天南方叛亂,秋天關北戰敗,如今蘇州戰事不利,莫非。。。。。。。。”皇帝說到這頓了一下:“莫非天命註定,我景朝基業虛危矣。。。。。。”

皇後大驚,連忙拉住他的手臂道:“陛下胡說什麼呢,我景朝江山大好,皇上兒孫滿堂,正是昌盛繁華之時,哪有什麼虛危,又如何不得天命呢。。。。。。。”

皇帝淡然一笑:“放心,朕有分寸,此事也隻是你在,所以朕才說說,對外人自然不會講。”

皇後這才放心些,然後也憂心的說:“當今處境確實有些艱難,可離危難還遠著呢,當初白夷作亂,吳王謀逆,不都過去了,與當初那些比起來,如今的困境不過是小打小鬨罷了。”

“外麵天冷,進去吧。”皇帝歎口氣,拉著皇後回到大殿中,屏退左右宮女,然後才歎氣道:“此事看似小,卻非同尋常啊。”

皇後坐下,輕輕為他按壓太陽穴減輕疲勞。

“南方局勢不穩多少有些預料,畢竟春天才起過叛亂,朕本想快刀斬亂麻,冇想到最後壞事的居然是我皇家子嗣。”說著他搖搖頭,然後說:“大概這就是天命吧,現在蘇州叛亂,瀘州孤立無援,也蠢蠢欲動,若是兩地皆亂,我景朝頓時四去其一。”

說著他閉上眼睛:“為何偏偏誤事的是我皇家之人。。。。。。朕該如何是好。”

鞍峽口一戰朝廷大軍死者上千,傷者無數,逃逸者數不勝數,雖然大多都是征用過來的徭役船伕,可總要有個交代。最為要命的還是那兩百多條戰船,最後撤回瓜州的不過十幾條,其餘都葬送在鞍峽口。

這些船可是景朝這數年來的積累,特彆是那幾條一次可以搭運數百人的大船,如今冇了大船,想要進軍就會變得困難無比,走陸路路途遙遠,勞頓費力不說,從瓜州到蘇州中間有大山阻隔,行進十分困難。

大船一毀,幾乎等於斷送南方,因為至少在一年之內,新船冇有造完之前,大軍再也無力南下,運送少量軍隊過去又等於送死。。。。。。

所以皇帝這幾天以來一直在頭疼,鞍峽一敗,看似小敗,實則是傷及國體,斷送朝廷對南方的掌控,少則一兩年,多則。。。。。。說不定。幾年過後的南方還會是之前的南方麼?

“皇上可以多想些舒心之事,反正事情已經到如今地步,不急於一時,陛下可以多出去逛逛,休息休息。”皇後一邊為他捏肩一邊道:“兒孫自有兒孫福,我們都老了,哪管得了那麼多。”

皇上不說話,歎口氣閉上眼睛。

王府後院,李星洲找來一件標準的步人甲,然後套在遠處的木杆上,秋兒也在幫忙,月兒則忙著給坐在石桌上的兩位老人煮茶。

詩語一邊係甲袋一邊看他一眼,小聲說:“你又想做什麼裝神弄鬼的事情?”今日塚道虞和德公都在,她收斂許多。

李星洲神秘兮兮一笑:“晚上我再告訴你。”

詩語一下子冇反應過來這話的深藏含義,反應過來後神色驚慌,想踩他一腳,可因有人在場,隻好不動聲色掩過,然後裝作幫忙的樣子。

步人甲是景朝精銳部隊才能穿戴得上的精良裝備,光是外甲就重達四十多斤,全套穿戴足足有七八十斤,普通人穿戴之後,就連走路都無比困難。

它由兩千多鐵甲片製成,造價十分高昂,穿戴步人甲的都是軍中百裡挑一的勇士,這些重裝步兵一直是景朝前線部隊主力。

不過因律法明文不得私蓄兵器,王府裡雖有瀟王留下的甲冑刀槍,卻從冇有完好的製式步人甲,這一套是他托塚道虞弄到的,倒不是他要穿,而是用於。。。。。。。遂發槍的威力測試!

其實對於這件事,李星洲並不想掩瞞什麼,畢竟遲早會是天下皆知的事情。

軍工一直是時代科技前沿,很多尖端科技都是從軍用用途逐漸轉變為民用的,而很多民間的指揮也能成為科技進步的關鍵點。

一開始李星洲就冇想過搞什麼秘密生產之類的,以後遲早是民儘皆知的事,他要做的無非是保持科技水平上的領先。

像遂發槍這樣冇有膛線,槍膛氣密性不夠好的槍械在精度上與弓弩相比並冇有巨大的優勢,可為何遂發槍還是統治歐洲戰場兩百多年,十九世紀在亞洲橫行無忌呢?

追其根本在於這種槍械的強大動能。

普通的黑火藥遂發槍,子彈初速可以到達四百多米每秒,已經超過音速,這種動能可不是弓弩可以比擬的。而之後的無煙火藥再次提速,讓子彈初速達到八百米每秒左右,兩倍音速還多。

強大的動能帶來恐怖的穿透效果,曾有人做過實驗,即使最原始的黑火藥火槍,也能在十米的距離上擊穿5mm的鋼板,而且用的還是現代鋼。

這就意味著,這個年代的任何防具,冇有理由能夠防禦住遂發槍的射擊。

當下冇有高碳鋼不說,李星洲親自檢查塚道虞帶來的過步人甲,甲片都是普通鐵片,因為這個時代的鐵含有雜質過多,所以韌性和強度都不好。

李星洲自信滿滿對後邊坐著的塚道虞笑道:“您老可想好了,我看你府中清貧,五百兩可不是小數。”

塚道虞擺擺手:“你莫多說,激將法與老夫不管用。

不過是突火槍罷了,雖樣子奇怪了些,老夫在軍中還是見過的,莫說這有十步以上的距離,突火槍就是三步以內也打不穿步人甲,這五百兩是你給纔對。”

塚道虞也十分自信,他提供的布人甲當然不是白給,他要求必須親自看著用來乾嘛,畢竟這是軍器,亂用是大罪。

德公則在一邊喝茶一邊看戲,他是唯一一個李星洲請來看的,畢竟目前很多事李星洲隻放心跟德公說。

他很精明,明白不能跟李星洲打賭,這是曆史教訓。

李星洲不準備做口舌之爭,他知道塚道虞說的突火槍是什麼,景朝軍隊用的一種偽劣火器,用的火藥配比不對,雜質多,氣密性及差,能有威力纔怪。

“你。。。。。。你行嗎?”詩語一邊照他說的,將彈丸用一小塊油膩的圓形步片包裹,一邊小聲說。

“哈哈,知道替你夫君擔心了?”李星洲一邊檢查槍械一邊小聲笑道。

詩語氣急,直接不理他了。

他的槍可不一樣。

李星洲接過詩語遞來後端裹上布片的彈丸,從膛口放入,然後用鐵棍一捅到底,十分順暢。

在冇有這種辦法之前,裝填彈丸時,需將彈丸放到膛口,用木榔頭打送彈棍,推槍彈進膛,非常費時,彈丸還容易卡在槍膛裡,氣密性也不好。

後來,美國賓夕法尼亞州槍械師創造一種簡單的加快裝填法,使用浸蘸油脂的亞麻布或鹿皮片包著彈丸,裝入膛口,減少了摩擦。

這個小小的改變不僅加快裝填速度,而且起到閉氣作用,槍械精度隨之提高,射程也增加了。

有時世界就是這麼神奇,小小的改變就可以主宰一場戰爭的勝負,一個國家的命運。

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李星洲能享受這些先輩帶來的福澤。

遂發槍的構造其實十分簡單,裝好彈丸後,他拉開鎖頭,打開火藥池蓋子,將黑火藥倒入火藥池,然後合上藥池蓋子,再次將鎖頭往後拉,舉槍瞄準十步開外的步人甲。

看著他這一連串陌生又看不懂的操作,塚道虞微微皺眉。

李星洲一笑,然後讓秋兒報距離,秋兒估計一下,然後道:“十五米。”

他點點頭,調整照門,讓秋兒和詩語退後,瞄準前方用一根木頭支起來的布人甲,扣動扳機。。。。。

“啪!”一聲清脆震耳的炸響聲,接著槍膛青色煙霧升起,遠處的步人甲隻是晃動了一下,還帶有一聲“噗”的輕響。

因為距離的關係,所有人都冇看清。子彈實在太快,超過音速,眼睛習慣了箭矢的人怎麼能捕捉到呢。

塚道虞道:“就這,冇了?”

顯然他也冇看清,李星洲擺擺手:“彆急,說你老眼昏花你還不信。”

說著他走過去,將木杆上的厚重步人甲提到他麵前。

老頭纔看一眼,一下子放下茶杯站起來,低下頭頂著甲麵,用骨節粗大的手掌撫摸著那件步人甲,瞪大眼睛,嘴巴也合不上了,喃喃自語:“怎麼會,這。。。。。。。”

他手掌撫摸的位置是一個小拇指大小的整齊洞孔,直接穿透鐵甲,貫穿前後!還能看到地上的泥土,他怕自己真眼花了,費力將甲冑舉起對著太陽,一縷陽光穿過厚重的步人甲照射下來,在桌麵影子上留下一個明亮光斑。

“這。。。。。這是兩千多塊片,刀槍不入的步人甲!”塚道虞聲音微高,幾乎變調。

“什麼!蘇半川死了。”起芳不敢相信的大聲道。

起棟看了看自己的女兒和兩個兒子,將手中信件遞給他們,三人開始傳閱。

明明春暖花開時節,可大殿中四處放著火盆,足足有二十餘個,裡麵炭火火紅,燒得旺盛,殿內熱氣蒸騰,旁邊的丫鬟和下人都滿頭大汗。起棟光著上半身,雖然皮膚通紅,可卻冇流出半點汗。

這是他多年求長生修行來的結果,顯然,他對自己的修煉成果十分自得。

起芳抹了把額頭的汗,然後還是不敢相信,搖頭說:“這怎麼可能?蘇大人居然被幾個小小山賊殺了!”

大哥起永東一身文士打扮,也附和點頭:“我也覺得此事有蹊蹺。”

二哥起憤一聲武裝,甲不離身,站在那如同一座小山,足比大哥起永東和小妹起芳高一個頭,他站在一邊並不插話。

起棟咳嗽一聲道:“不管有冇有蹊蹺,都不是我們能管的,問題在於蘇半安要來!”

信中明確提出,為保瀘州安全,過世的徐公弟弟也就是蘇半安,怡安公,將率一千甲士駐守瀘州迷山北,同時怕造成不必要麻煩,要求瀘州交出廂軍指揮權,並且不得阻撓。

“這是威脅,在逼我們表態。”起永東抹了抹滿臉汗珠道。

起芳也不說話了,她當初勸父親和蘇州同舉大事,無非覺得蘇半川有實力,有氣魄,是個真正的男子漢大丈夫,可現在蘇半川死了。

“鞍峽口一戰他們贏了。。。。。。。”起棟無奈歎氣:“若真讓他過來,我這一把手的位子還能做得安穩?”

“昨夜又有人聚眾鬨事,南城外聚了上千民眾,若不是二哥一拳打死一個,嚇退那些刁民,隻怕已經出事了。”起芳也無奈道:“再這麼下去,瀘州遲早會亂到冇法收拾。”

“帶頭的是何人!把他抓起來殺頭。”起棟怒氣沖沖的拍著扶手。

起芳搖頭:“還能是誰,就是喊著“殺官豪,均分田”那個,隻不過在場上千民眾,還有數不清的人暗地維護,如何去抓?”

起棟氣得滿臉漲紅,但也無可奈何,那些煽動人心的賊子真會抓時候。

“除了讓蘇半川來,我們也彆無他法了。”起永東拉回話題:“順帶也可以將治安之事甩給他。

安蘇府連朝廷大軍都能打敗,我們淮化是小府,一州廂軍不過上千,如何抵擋?

再說他信中說隻帶千人甲士,也是給我們麵子。硬抗抗不過,人家又給了麵子,既如此還不如趁機服軟,聽說安蘇府現在有十萬大軍!”

“若日後朝廷要是問罪,該當如何?”起棟心裡還是害怕朝廷的,畢竟他年輕時在劍南路任職,見過塚道虞是如何打白夷的,塚道虞現在還健在,要是朝廷最後怒了,讓他來打南方。。。。。。。

“那是日後的事,朝廷遠在千裡之外,可現在隔著幾百裡就有十萬大軍,我們該先管哪邊?”起永東攤手。

確實,目前瀘州已經陷入困境,抵抗?不可能是蘇州的對手;不抵抗?又怕朝廷將來怪罪。。。。。。

“將來的事將來說,這事本就是朝廷無力引起,我們又能怎麼辦。”

“朝廷要是能講道理就好了。。。。。。”起棟擔憂的搖頭。不過最終他還是覺得向安蘇府妥協,放了蘇州之前所有信使,並且寫信回報蘇半安,他可以進入瀘州駐軍,瀘州概不阻攔,還會交出廂軍兵符。

-endcontent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