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軍事 > 穿越成為世子 > 第211章 花魁

穿越成為世子 第211章 花魁

作者:李震,李星河,何芊 分類:軍事 更新時間:2022-06-24 17:15:14 來源:站外API

content->“衛川,明日你再去王府一趟,好好請教一下世子,關於童冠之事到底該如何。”塚道虞揉著太陽穴道。

他是冇有辦法了,而且以他多年對羽承安的瞭解,其人一旦認定某事不行,必會堅持到底,隻能從童冠身上下手。11而且若童冠支援改軍製,那麼有個羽承安反對也無法阻礙大局了。

衛川為難的撓撓頭:“將軍,明日是元宵,世子隻怕不在家中吧。”

“哦?原是元宵佳節啊。。。。。。”塚道虞點點頭:“那便後日吧。”

“元宵啊,今年也一樣,去聽雨樓買兩瓶將軍釀,既是元宵,便飲好酒吧。”

衛川點點頭,心中微微有些不是滋味,每年元宵將軍府中都隻是大將軍一人而已,親眷子女都不在。。。。。。

“曹公子好詞,有曹公子的詞,隻怕今年魁首又穩了。”詩語笑語盈盈道。

芙夢樓三樓雅間。

紅木門窗,華貴羊毛地毯,精緻的黃花梨桌椅,高貴奢華,案桌上擺著筆墨紙硯,坐的是幾位京中比較有名的才子和才女。

其中就有曹宇、晏君如、皇子李譽,而長相普通一些,胡服掛玉的女子叫田啟玉,是詩語好友,也是田家小姐。

長相精緻,瓜子臉,身材纖細,看似弱不禁風的則是李譽的正妻末允琉,在跟李譽成親之前,她也是京城知名的才女,不過因家中安排,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才嫁給皇孫李譽。

又到元宵詩會,她自然也高興的想要參與進來,而且她發現自己夫君雖是個紈絝子,可卻比許多人更好,他不在乎什麼夫子說的女子不得拋頭露麵,也不拘泥於那些迂腐的規矩,這才使得她能參與其中。

曹宇拱手道:“詩語姑娘說笑了,我這才情比起謝兄可差得遠了,而且聽說今年金玉樓也有貴人相助,重金請到馬原公子為他們的頭牌殷殷姑娘寫詞。那馬原在京中可是曾與謝兄齊名之人,若他出手我們需小心謹慎纔是。”

晏君如也點點頭,無奈道:“是啊,可惜謝兄去江州任職了,不然謝兄若在,哪裡輪得到我等濫竽充數。”

說到這,田啟玉臉色不好起來,埋怨道:“他倒是去得輕快。。。。。”

“咳咳,田姑娘也莫怪謝兄,家中安排他也是迫不得已。。。。。。”宴君如趕忙道。

“對啊對啊,君臣父子,謝兄也是無奈之舉啊。”曹宇也開口圓場。

李譽這時候插嘴:“不瞞你們,那金玉樓背後相幫的貴人之一就是我長兄李環,他們請的人可不止馬原,還有江州來的叫什麼。。。。。參吟風?江對岸鳴音寺的寶園和尚,總歸一些亂七八糟的人物,我雖不知道都是些什麼人,可定不會簡單就是。”

他這麼一說,所有人都安靜下來。

曹宇皺眉道:“寶園和尚我知道。乃是一位狂士,本是京南大族之後,可年紀輕輕卻在鳴音寺出家,負責看守寺中桃園,他才情了得,每有妙語或詩詞,就刻在桃園中牆壁之上。

久而久之居然滿園皆詞,眾人奇之,許多人逐漸慕名而來,隻為一睹他的詩詞,鳴音寺因此香火旺盛,他看守的桃園也成了寺中寶地,之後大家便都呼他做寶園和尚了。。。。。”

“還真是個秒人。”李譽道。

末允琉恩愛的抱著李譽手臂說:“隻是不知他們到底如何請來這寶園和尚的,我小時候也去過那寶園,隻是冇見到大名鼎鼎的寶園和尚。還聽說他向來不下山的,這麼多年過去,也該有三四十的年紀,年輕時不染紅塵,可現在年紀大了反倒入俗世了。”

“誰說得清楚呢,我兄長可是太子嫡子,他自有辦法。”李譽道。

“這下難辦了,馬原加寶園和尚,隻怕。。。。。。”曹宇微微皺眉。

一旁詩語聽著眾人討論,也有些憂心起來,往年與她叫上有交情的才子才女齊聚一處,大家共同商討對策,寫詩作詞,很多次都是早已勝券在握,自信滿滿,氣氛可與今年大不相同。

一直冇插嘴的宴君如打開紙扇輕輕搖動:“諸位隻怕算漏了那參吟風,他纔是最令我憂心的。”

“參吟風?”曹宇皺眉,看了眾人一眼,發現詩語等人也是略帶疑惑,說明她們也不知道這人。

宴君如道:“諸位少在江州所以不知道,我們宴家祖籍就在江州,小時候我也常回江州,所以知道江州的事,在江州參家兩兄弟可是赫赫有名,無人不知無不曉。

大哥參勝,弟弟參吟風。

他們在江州稱第一第二才學之人,無人敢與之爭鋒,當初江州大大小小各種詩會,大多都是兩兄弟包攬魁首,每每技驚四座。後來哥哥參勝入朝為官,弟弟留在江州準備繼任家業。

如今參勝年不到四十,已是我朝鹽鐵司同知,朝廷三品大員,還是羽相的乘龍快婿,他們兄弟兩誰都不可小視。”

聽他說完眾人都沉默下來。

李譽著急問:“照你們這麼說,我們難道毫無勝算?”

“除非。。。。。除非才情突發,而他們幾人都毫無靈感。。。。。。”宴君如說著話音小下來,因為他知道這種情況幾乎等於冇有。

詩語見氣氛沉悶,雖心中也不好過,還是開口安慰:“諸位能為小女子分憂已是好事,謀事在人,成事在天,成與不成何須如此掛牽,詩語在諸位相幫下已是好幾年的魁首,今年就讓給殷殷姑娘也未嘗不可,大家儘力而為便可,詩語已經感激不儘了。。。。。”

聽了她這話,眾人才重新笑起來,桌案上氣氛又好了一些,大家開始商討對策,苦思冥想起新詞來。

李譽不會詩詞,他隻是因為家中妻子與詩語乃是故交,又對詩詞文墨感興趣,所以纔跟著來的,此時見眾人忙於思索詩詞,他無所事事起來,腦中開始胡思亂想。

不知為何,他突然腦中靈光一閃道:“對啊,我們可以讓星弟幫忙啊。”

他大聲喧嘩,一下子吸引眾人目光,可大家都冇反應過來,星弟?什麼星弟。

李譽激動的道:“我是說我堂弟李星洲啊,瀟王世子。”

聽到這眾人才明白過來,田啟玉似乎想到什麼,念道:“就是那個寫‘疏影橫斜水清淺,暗香浮動月黃昏’的李星洲。”

“正是!”

曹宇也一拍腦袋,哈哈大笑起來:“對啊,我和宴兄都忘記了,過年時謝兄要走,我們纔到王府拜會,世子還贈我等將軍釀呢。”

“將軍釀?那可是有市無價的美酒,這幾天天天聽人說起,世子還真是大方。。。。。。”田啟玉道。

眾人嘰嘰喳喳說得興奮,卻冇注意到詩語臉色一下子難看起來。

李星洲!這三個字在她心中如同魔咒。

-endcontent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