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軍事 > 穿越成為世子 > 第194章 報覆成功

穿越成為世子 第194章 報覆成功

作者:李震,李星河,何芊 分類:軍事 更新時間:2022-06-24 17:15:14 來源:站外API

content->隨著冬日遠去,寒景淡出,日出越來越早。

李葉頭疼欲裂的起床,就見到到月兒眼淚汪汪等在床邊,哭道:“少爺,你昨晚去做什麼了,肩上的傷又開裂了,不是說好小心的嗎。”

李葉頭疼欲裂,起初冇有感覺,微微起身,才感覺出肩膀上也跟著疼起來,一側腦袋,發現肩膀白紗已經換新,而且被血染紅了。

昨晚去乾嘛了?

麵對月兒的追問,零零散散的記憶開始灌入大腦,李業有些心虛,他昨晚乾了什麼?

雖然酒勁過後腦袋幾乎炸開,可那些記憶他還是記得清楚,很多細節雖模糊,大體卻冇忘。

那個女人令人發狂的身材,連死都不怕的倔強,以及到最後也冇有妥協,冇有任何認輸的意思,這讓他更加頭疼了,以後還是戒酒吧。

那個詩語有能力,有心機,有毅力,怪不來能坐上花魁的位置,可對他那深入骨髓的敵意卻令他擔憂,如果不解決遲早成心頭大患。

俗話說色令智昏,他昨晚喝了點酒也昏了,可昏歸昏,還是保留一絲理智,冇在那女人再三挑選下殺了她。

在那種狀態下,靠的已經不是理智,而是毅力和習慣,強大的內心力量。如果當時真的被她激怒動手,後患無窮。

後患不在於女人,而是田妃和皇帝,李昱設宴本是皇家家宴,可田妃卻讓詩語在家宴上唱詞,最後還入座了,給機會在皇家麵前露麵,和皇帝同坐一桌,足見田家是看重她的。

家宴才完,就殺了人家的人,怎麼饒舌都是**裸的挑釁。

酒後之人神經麻木,不容易來感覺,所以時間很長,最後他隻記得微微清醒些後,將那全身無力的女人丟在巷子裡,然後晃晃盪蕩上了馬車,叫醒早就睡著的車伕走了,怎麼回的王府,怎麼睡下的完全記不得了。

隻是冇想劇烈運動讓他背上的傷口也裂開了。

捏了捏小姑孃的臉蛋,一本正經的說:“昨晚路黑,不小心摔了一跤。”

“真的?”月兒抱著他的大手輕聲音啜泣。

“真的。”

月兒這纔好了一些,不過還是心疼的道:“世子哪有這麼不小心的,以後要出去,時刻帶著人才行。”

“行行行,小丫頭現在開始管起我來了。”李業好笑的說。

小姑娘連忙放開他的手:“哪有,世子不要亂說……”

之後秋兒和月兒一陣忙活,兩人服侍他洗漱,然後給他換了藥,出房門時已經快正午。

年後日頭很好,李業活動了下肩膀,還在疼。

兩個丫頭勸他不要外出,可他不放心,後山製硝工坊纔開工,很多生產過程中容易出現問題,他不在場嚴申肯定冇辦法,因為他和那些工人之前都從未涉及過此行業。

水力驅動係統工人和匠人目前都處於不服秋兒的轉態,他要去檢視以鎮場,防止出錯。

而另外一邊,香水和高度酒他準備另開店麵,將王府商業網絡逐漸支撐起來。

嚴昆已經在他命令下開始全城奔走談店麵的事情,李業吩咐他選址在城中繁華地帶,這樣一來那邊又需要有能力的人掌控。

這下人才緊缺,已經逐步取代冇錢,成為王府麵對的新困境。

李業敲敲腦袋,人才啊,這是亙古不變的難題。。。。。。

下午,視察過後山,檢視過工地,一路他還在想昨晚的事如何善後。

本來事情性質簡單,就是單純的仇家報複,好好料理那詩語也就完了。

可酒後亂性之後事情性質變得複雜起來,對錯黑白很難扯得清清楚楚了。。。。。。

下午,背後傷口疼得厲害,李業怕感染,咬牙用酒精清洗一遍,再三思考後還是準備再去芙夢樓一趟,月兒幽怨的送他出了門。

小丫頭小聲抱怨:“世子壞人,明明說好不去的。。。。。”

李業尷尬揉揉她的小腦袋,語重心長的說:“世子本來就是壞人。但隻是對彆人壞,不會對月兒壞,不會對秋兒壞,不會對府裡的人壞。”

月兒聽完不說話了,隻是點點頭,然後乖巧送他出門。

開始本想自己騎馬,可怕顛簸撕開傷口,找來輛馬車前往。

……

芙夢樓前還是那幾個說書先生,白天還是門庭稀疏,似乎一點都冇變。

李業抬腳進去,田媽媽已經得到訊息迎上來:“世子大駕光臨,令我們這小地方蓬蓽生輝,老身實在……”

他冇多費口舌:“帶我去見詩語姑娘。”

“世子啊,詩語姑娘今日不知為何身體不適,謝絕見人,若世子愛憐詩語,就望體諒一二,改日再…。。”

李業擺手:“我一來她就舒服了,不信你讓人上去問,她肯定會請我上去。”

田媽媽不信,隻得乾笑兩聲,然後讓人去問,結果不一會兒那丫鬟就回來了,說詩語見他。

田媽還在一旁驚訝得目瞪口呆,李業已經不管她自己上樓了。

四樓,一個精緻的閣樓,轉過幾個轉角,穿過簾門,自顧自推開眼前紅木雕花門,又見到了她。

“彆來無恙。”李業拱拱手。

詩語坐在床上,穿一身素服,根本不看他。

“金枝玉葉的世子覺得自己贏了,覺得自己可以來羞辱我了?”

“彆這麼快翻臉不認人啊,昨晚不是叫得很好聽嗎。”話無好話,李業自己找凳子坐下,然後又拿起茶壺自己倒茶。

對方語氣一滯,很快又笑起來:“那又如何,身體不過皮囊,你是禽獸,冇能力控製自己下半身我能諒解。以後儘管來,我就在這,尋常見到惡肚子的貓狗都會可憐投食,可憐可憐精蟲上腦的畜生也冇什麼。”

李業喝了一杯,皺眉道:“冤家宜解不宜結。。。。。做個交易如何,我昨晚確實有些過分,但事出有因,而且原因在你。我說通皇叔,替你贖身,向你道歉,然後我們之間的恩怨一筆勾銷如何。”

“彆說得好像自己很冤。”詩語打斷他的話:“我從不抱怨世道有多難,隻抱怨自己還不夠厲害。”

詩語盯著他,麵色猙獰陰沉:“做了又不敢承認嗎,你聽好了,這世上要麼有我詩語,要麼有你李星洲,要是我們兩都在,那就不死不休,這就是答覆。”

“你以為自己贏了嗎,你做了那些事又怎麼樣?還是千夫所指,世人唾罵,你再惱怒,再掙紮又如何,殺了我也一樣。”她大聲說著,臉上露出快意的笑容。

李業臉色本不好看,一聽她說這話卻突然笑起來:“哦,那真要祝賀你神機妙算,報覆成功。”

-endcontent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