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軍事 > 穿越成為世子 > 第180章 責任分擔

穿越成為世子 第180章 責任分擔

作者:李震,李星河,何芊 分類:軍事 更新時間:2022-06-24 17:15:14 來源:站外API

content->1964年3月13日夜3時20分,在美國紐約郊外某公寓前,一位叫朱諾比白的年輕女子在結束酒巴工作結束後回家的路上遇刺。

當時她絕望地喊叫:“有人要殺人啦!救命!救命!”聽到喊叫聲,附近住戶亮起了燈,打開了窗戶,凶手嚇跑了。當一切恢複平靜後,凶手又返回作案。

當她又叫喊時,附近的住戶又打開了電燈,凶手又逃跑了。當她認為已經無事,回到自己家上樓時,凶手又一次出現在她麵前,將她殺死在樓梯上。

在這個過程中,儘管她大聲呼救,她的鄰居中至少有38位到窗前觀看,但無一人來救她,甚至無一人打電話報警。

這件事引起紐約社會的轟動,也引起了社會心理學工作者的重視和思考。

很多人以道義的角度譴責她的鄰居見死不救,以此指責道德淪喪,世風日下。

可心理學家經過大量研究和實驗後指出,這種現象不能單純說是眾人冷酷無情,或道德日益淪喪的表現。因為在不同情況下人們表現也是不一樣的。

如果一個人遇到危難,卻隻有一個人發現時,大多數人會清醒的認識到自己的責任,然後儘力相助,如果見死不救會產生罪惡感、內疚感,這需要付出很高的心理代價。

可當發現的人變多時,情況就會截然不同,責任由在場的所有人分擔,所有人心裡的罪惡感和愧疚感都會減少,甚至降低到無,不會有什麼心理負擔,心裡會想:即使我不幫助彆人也會幫助,或者這不隻是我的責任。

這就是著名的“責任分擔效應。”

有些媒體會報道,某地某人見義勇為,而另外的地方明明有眾多圍觀群眾,卻對有困難的人視而不見,無人幫助。以此讓人們看了義憤填膺,批評世風日下,道德淪喪,然後就是標準的“這國怎?虧總民,我陷思,定體問”。

但如果你學過心理學,知道責任分但效應就會明白,這種情況其實是非常符合人類心理邏輯的,並不能作為抨擊社會道德體係的理由。

真時情況是,少數人認識到自己責任並出力,往往比多數人簡單很多,這與平時人們腦海中慣有思維邏輯相反,某種意義上說,並不是人多力量大。

這也是塚道虞現在麵臨的困境。

朝廷眾多大臣並不是不明白軍隊改製的重要性,既然皇帝的開口陳述厲害,那麼肯定很多人都是支援的,可壞也壞在知道的人太多。

大臣們並非都不忠君愛國,隻是當責任分擔之後,就會出現大家都袖手旁觀的局麵,一般來說一件事涉事者越多,推行阻力就會越大,道理正是如此。

如果想要解決其實也簡單,那就是明確責任,精簡參與此事的人員。

春風呼嘯,整個山頭十分熱鬨,其實李業不過想好不容易過年所以帶著府中眾人出來玩罷了,拜山神反倒是其次。很快護院們麻利的殺好羊,然後架鍋煮起來。

塚道虞和他的隨從衛川不過兩人,於是乾脆也和王府的人湊在一處。

李業突發奇想,帶兩個丫頭去後山折了新發的芭蕉葉,準備做叫花雞。大家都很好奇,因為畢竟冇見過雞還能埋在土裡燒的。

下午,眾人先祭拜山神,然後以天未幕,以地為席,在山上吃了羊肉和可口的叫花雞後才下山,月兒一路高興的唱著歌,蹦蹦跳跳像一隻翩翩起舞的蝴蝶。

上山費力,下山卻很輕鬆很多。

來到山腳李業才發現塚道虞和衛川是騎馬來的,馬就綁在路邊的樹上,忍不住感慨兩人真是心大,這荒郊野嶺的也不怕馬被偷了。

他們這兩匹是上好戰馬,馬蹄很大,骨架寬,比普通馱馬高大,若是拿去賣至少也是幾百兩銀子一匹,可兩人就這麼隨隨便便拴在路邊就上山。

一路進京,路上李業冇進馬車,而是坐在馬車轅木上,為了等護院,馬車走得很慢,塚道虞邊走邊問他一些問題,大多跟軍隊改製有關,既然他知道李業也不隱瞞,同樣李業也問了很多。

雖然他有知識,但要比見識肯定比不上塚道虞,景朝開國以來邊境大大小小衝突不斷,到當今皇上,真說得上國家級彆的戰爭就那麼幾次,一次就是南征白夷,一次北伐遼國,然後就是平定吳王,而這幾次大戰主帥都是塚道虞。

王維曾寫過一首詩叫《老將行》,其中有這麼一句“一身轉戰三千裡,一劍曾當百萬師。”用來形容塚道虞再貼切不過。

可惜景朝文治風氣重,武人不受重視,也不受信任,從樞密使不得直接掌禁軍而是下設三衙養兵就能看出,所以也少有年輕人會願意去聽老將軍說那些事,自己的子女孫侄都是如此,冇想現在有人願意聽,自然越說越高興。

李業偏偏就愛聽這些,也對這些好奇,兩人談得來。

塚道虞說的很多東西都讓李業嘖嘖稱奇,同時更加直觀的對戰爭的殘酷有瞭解。

進城後大將軍府和王府道路不同,要分開走,分彆前塚道虞一再囑咐李業,不要忘記他們的約定,看來十分著急。

李業猜塚道虞是知道皇帝今年想要出兵遼國的,所以他纔會這麼著急,畢竟出兵最好在秋季,一是秋高氣爽,天氣好,二是一路可以劫掠秋收的糧食以充軍用。

也就是說,他隻剩七八個月的時間,難怪如此著急。

夜,又到李業最煎熬的時候,看著秋兒月兒兩個水靈靈的蘿莉卻不能動,倒不是他正人君子,而是兩個丫頭年紀太小,怕給她們造成傷害。

男人嘛,好酒及色。從生物學角度來說,人也是生物,生物有兩大本能,生存和繁衍,每一樣與生俱來都是神聖的,這麼一想好色就說得通,人要是不好色,人類怎麼能夠茂盛繁衍並且昌盛呢?

這是為了全人類的未來啊!

第二天初七,朝堂重開,所有事情重新開始,真正意味著新的一年到來。

王府回家過年的工匠也紛紛返回,王府的所有工程繼續開工,釀酒作坊、王府外水力驅動、製硝的作坊。

釀酒作坊的事情可以交給趙四還有嚴炊,水力鍛造作坊必須自己和秋兒親自監工,因為那是新東西,很多地方都需要嚴格把關。

可硝石作坊就大問題,硝石製作的作坊必須設立在後山,取材容易,也安全,他不能實時監管。所以必須找一個靠得住又能領頭做事的人。

王府裡麵這樣的人隻有三個,一個嚴申,一個季春生,還有一個嚴昆。

嚴昆執掌聽雨樓,季春生被帶調到武德司,就隻剩嚴申,可嚴申是王府裡最後一個能幫他做事的人了,各種瑣事都需要他,要是讓嚴申去,以後誰幫他做事。

可若不用嚴申李業實在想不到誰還能辦好這事,人才緊缺也成為王府新的問題。。。。。。

-endcontent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