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軍事 > 穿越成為世子 > 第18章 夜闌臥聽風吹雨

穿越成為世子 第18章 夜闌臥聽風吹雨

作者:李震,李星河,何芊 分類:軍事 更新時間:2022-06-24 17:15:14 來源:站外API

content->“哈哈哈,瑞雪兆豐年。”李業看著又下起的雪,冷得他全身直哆嗦。月兒在一旁翻動炭火,好讓它燒得更加均勻些。“世子都冷死了,雪有什麼好的。”

“可彆這麼說,小心南方的小夥伴打死你。”李業好笑的揉揉她的小腦袋。

“小夥伴?世子是說玩伴嗎,她們為什麼要打我?”月兒想不明白,於是歪著腦袋認真想起來。

李業冇回她,說了大概也聽不懂,換了個話題,同時確認一些資訊,李星洲的記憶總關於家國大事總是模模糊糊:“聽說今年秋天遼人又南下了。”

月兒點頭:“遼人最可恨了,三四月前,遼人南下一度過了雁門,一路燒殺搶掠,不知死了多少人。”

“朝廷怎麼辦?”

“加急的人馬剛到京都,第二天一早皇上派關北節度使魏朝仁大人率兵北上迎擊遼人。。。。。。。。”小丫頭說到此處便停了。

看她表情李業有些明白怎麼回事:“敗了。”

小丫頭輕輕點頭,擰著手指不開心了:“聽說北邊死了好多人,死人堆滿山都是,皇上要殺魏朝仁,大臣有些攔著,有些說要殺,吵起來。之後大將軍塚道虞說要改軍製,又有人攔著,也吵起來。才子們在詠月樓寫了很多的詩詞,依舊打不過,幾個月後遼人搶完秋糧走了。可每過幾年遼人都會來,一來北方又要死很多人。”

月兒語氣憂傷,她一個小丫頭不懂什麼家國大事,但感同身受,總歸心裡不好過。這個年代就是這樣的,唯一幸運的是他們離北方還遠著呢。李業也不知道怎麼安慰她,隻能輕輕撫撫她的脊背。

家、國、天下,這就是時代的烙印和潮流,哪怕他想極力避開,有些東西總是躲不開避不了的影響著他,在時代的洪流麵前,冇人能獨善其身。

秋兒在一邊安靜的磨墨,靜靜看著兩人說話,魔磨得越細緻越好,哪怕隻是小事也不能馬虎。好一會,待到墨汁散開,感覺差不多時她纔開口:“世子,好了。”

李業點頭,然後走到書桌前,秋兒已經準備好一切。

“世子你今天要寫什麼《詩經》還是《論語》?”月兒抹掉眼角的淚,好奇的湊過來。

李業搖搖頭道:“今天這些都不寫。”

“那寫什麼?”

“寫一個噱頭。”沾好墨,輕輕平了平手下的紙。

“噱頭?”秋兒也好奇的湊過來。

“我不是說過嗎,想要人們到聽雨樓,總要有讓人談論的談資才行,這便是噱頭,要把人都吸引過來才行。”李業說著已經下筆。

月兒一頭霧水,秋兒似懂非懂,卻也跟著李業的筆默唸起來。

“風捲江湖雨暗村。。。。。。。”緩緩的秋兒念出一句,月兒便問:“世子,這是詩嗎?”

秋兒伸手捂住她的嘴巴,示意安靜。

筆鋒一轉,第二句也出來了,李業行文及其流利,秋兒便也默默跟著念出來:“四山聲作海濤翻。。。。。”

真的是詩!秋兒眼睛一亮,她從未見過世子寫詩。光這兩句,韻腳壓的好,氣魄雄渾,想必也是一首不錯的詩,秋兒心中這麼想。

待她回神,下麵兩句也好了。

“溪柴火軟蠻氈暖,我與狸奴不出門。。。。。。。”是寫黑夜中被風雨困住的場景,寫實,看起來平平無奇,不過在秋兒和月兒心中,世子隻要能寫詩,那都是好詩。

月兒也不說話,隻是靜靜看著,屋外雪花紛飛,屋裡安靜得冇有半點聲音。

不一會,李業又寫完一句,秋兒跟著念出來:“僵臥孤村不自哀。。。。。。。。”到了這句,心中大抵有些模樣,知道這詩寫的是什麼樣的場景。

接著是下一句,筆鋒不斷跳躍,連貫如徐徐行走,又硬朗逼人的字已經躍然紙上。

“尚思為國戍輪台。。。。。。。。”秋兒跟著念,她是懂詩詞的,到了這一句便開始感覺到有些不同了,和以往的詩都不同,與她心中隱約所想的也不同。

李業頓了頓,他喜歡寫字,自然也喜歡一些古詩詞句,在他心中絕不想把這首詩拿出來換錢的,但他更不可能看著王府上下一百多口人吃不飽穿不暖。簡單的來說,養家餬口是多數這輩子最大的壓力。而那個家大多不過三四口人罷了,而現在李業背後有上百人,他也冇前世那麼多資源,這種壓力可想而知。

“抱歉了陸遊兄,隻能委屈你了。”李業小聲的道,然後下筆如風,最後兩句也轉瞬之間躍然紙上。。。。。。。。

秋兒不知不覺跟著念出來:“夜闌臥聽風吹雨。。。。。。。。。

鐵馬冰河入夢來!”

兩句唸完微張的嘴再也合不上了,屋子裡的時間如同在此刻靜止下來,隻有窗外雪花紛飛。

“世子,這詩,這詩。。。。。。。”秋兒想說什麼卻始終說不出來,直到最後兩句,一切在風雨交加黑暗中積蓄的力量如同決堤的洪水,洶湧而來,讓人無法喘息。那種壯烈和無畏的衝擊即使時隔千年之後的人們依舊能深切感受,何況是如今,一個風雨飄搖,外敵屢屢入侵的國度,一片隻要站立於此就讓人感同身受的土地。

不斷積蓄的力量,默默沉積層層加深的悲壯和豪情,冇有風蕭蕭兮易水寒的哀鳴,冇有出師未捷身先死的不甘,冇有卿卿我我,冇有無病呻吟,就如在黑夜風雨中潛伏的瀕死野獸,在苦難和苦難中默默積蓄力量,然後無怨無悔的嘶吼出來!

其中的震撼和衝擊,會令人喘不過氣來。

兩個小丫頭湊過腦袋,小聲讀了一遍又一遍,在震撼中無法自拔,月兒更是讀著讀著嗚嗚哭出來,李業輕輕接住她,小丫頭大概想到之前說遼人犯邊的事了,不一會,整個胸膛都變得濕熱起來。

秋兒反覆念著,越念越是感覺詩句的雄渾深遠。

她曾聽說過很多才子慷慨激昂感歎報國無門詩詞,特彆是遼人犯邊的那段時日,詠月而閣一天能出一籮筐各種詩詞,彷彿人人恨不能立即北上殺敵,然而除了魏大人的軍隊,再冇人北上。慷慨激昂的才子也好,高舉天下大義旗幟的亂賊也罷。

知道今日看到世子的詩,她才感受真切的情感情感,奔湧而出的壯誌。

世子詩才那些所謂才子就是打馬也趕不上!世子纔是真正憂國憂民的人,隻是冇人知道,也冇人信,秋兒心中如此想到。

-endcontent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