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軍事 > 穿越成為世子 > 第179章 突如其來的機會(下)

穿越成為世子 第179章 突如其來的機會(下)

作者:李震,李星河,何芊 分類:軍事 更新時間:2022-06-24 17:15:14 來源:站外API

content->塚道虞說著看向李業。

李業明白過來,原來他想問這個,在這種改革麵前,麵對這樣的困境確實是個問題,而且自古以來他必然不是第一個遇見的。

其實任何一件事情,涉及的人越多,做起來阻力越大,漠視和不配合的聲音越多,這個問題自古就有,幾乎無解,這是為什麼?後世很多心理學者注意到這種現象,並且討論並加以研究總結。

無巧不成書,冇想現在塚道虞突然問起這來。

李業嗬嗬一笑:“塚將軍這麼自信,居然問我一個小孩這種大問題?”

“問題無大小,年歲也是,長者壽歲無多,如果可以老夫倒想做年輕人,問問題還要分年齡大小麼?今日不過家中無人,興情所致,思及過往,所以上山,剛好便遇到你,何曾又不是緣分。”

塚道虞一邊氣喘籲籲的爬山,一邊道:“哪怕就是為緣分,也可以問,問問題何須問為什麼。”

終於,他們一行人也到了山頂,剛剛發新枝的樹木陰影散去,明媚陽光灑落下來,野草春生,萬物復甦,從此向南望去,整個京城的繁華儘收眼底。

看著如此盛景,李業感覺心胸也一下子開闊起來,這幾天的淤積的鬱抑之氣蕩然無存,新的道路已經出現在眼前,果然車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橋頭自然直,古人誠不欺我。

下人們開始忙碌氣宰羊殺雞,匆匆忙忙,好不熱鬨,攢了一路不敢說的話此時毫無保留出口,然後隨風而去,整個山頭熱鬨異常。

李業跟塚道虞坐在山頂亂草中,兩人都不是講究的人。

跟直白的人說直白的話,李業直白的道:“我有辦法,但我不是聖人,不懂樂善好施,所以若我幫將軍,我想請將軍也幫我。”

塚道虞微微沉吟:“哦,那世子說說如何幫。”

“事情不可能一蹴而就,皇帝多疑,他不可能直接廢除三衙,讓樞密院接管軍隊,但可以小範圍試行。”李業說著道:“小範圍試行就是從禁軍中抽調人手設立新軍,直接歸樞密院轄製,然後一步步來,隻要樞密院做得好,範圍逐漸就能取代三衙。

小即使小範圍試行,皇帝最放心的還是自家讓,到時領新軍的要麼皇家子嗣,要麼皇帝信任的重臣。”

“問題在於眾臣不理不視。”塚道虞強調。

“這個問題我有辦法解決。”李業說著自信的搓搓手:“若塚將軍信我,初七開朝後隻要一個月,我就能讓大臣們開口,但相對的,到時新軍設立,又是樞密院直轄,我想在新軍中要個位置,至少也是軍都指揮使。”

塚道虞皺眉,一軍按景製兩千五百人,下設五營,已經是很大的軍官了,他推辭道:“世子雖是皇家子嗣,可始終毫無官身,如此不合法製。”

李業早知他會這麼說,哈哈大笑:“塚將軍忘了嗎,天子巡城,我身為皇孫被封為昭武校尉隨行,本世子是有武官身份的。”

塚道虞一驚,隨即皺起眉頭,這確實是他冇想到的,昭武校尉雖是武散官,可有了官身任職也就毫無阻礙了,而且他又是皇家子嗣。

“如何?”李業又問。

塚道虞還在思考,談判若處在弱勢一方,要點之一就是給人足夠的時間思考。所以李業也不催促,靜靜等著,其實心跳加速,拳頭不由自主握緊,這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

錯過這個機會,他不知要到猴年馬月才能再有契機插手軍隊。

過了一會兒塚道虞回神:“身為臣子權位交易本是不該。。。。。。”

話雖如此,塚道虞是個果決之人,大概明白社稷生死之攸關的軍改大事,絕非一個小小軍指揮使能比:“世子的話不足以讓老夫信服,世子既說能解決此事,便先說個大概,如此一來老夫也好權衡。”

李業點點頭,笑道:“那我就先說說道理,諸位大臣為何作壁上觀的道理。”

李業說著站起來,拍拍屁股上的灰:“以前王府邊發生過這樣的一件奇事,請塚將軍好好聽聽。

話說有一對兄弟欠了彆人的錢,京城裡的歹徒收人錢財,準備晚上要了他們的命。兩人得知一些訊息,將信將疑。

老大非常害怕,半夜做工回家就走燈火通明的大道,以防歹人害他好有呼救之處。

老二也怕,但迫於做工地方偏遠,他半夜回家時走了人煙稀少的小道,冇想歹徒還真各自找上兄弟兩。”

說到這,李業問:“塚將軍覺得兩兄弟誰能安全回家。”

“自然是老大。”塚道虞回答得乾脆。

他的回答很正常,也符合一般人對人心理的預測。

然而直到1964年3月13日夜3時20分,美國發生的一起著名謀殺案件徹底打碎這種預測,同時也讓心理學者開始重視起來,從此以後經過深入研究發現人類的一種重要心理效應,也解答為什麼涉及的人越多事情越難推進的難題。

“塚將軍這麼回答自然是經過一番思考的,可當時活下來的確實老二。”李業道:“塚將軍知道為何嗎?”

“為何?”塚道虞顯然不信,他大概覺得李業巧言取寵。

李業緩緩的說:“當時事情是這樣的。。。。。。

老大發現身後跟蹤的歹徒開始呼救,旁邊確實許多人家起來,點燃燭火檢視,那歹徒一見燭火便跑了,大家都熄了燭火繼續睡覺。

過了一會兒歹徒折返,老大又呼救,旁邊人家又點燃燭火,歹徒逃竄,旁邊人家全熄滅燭火繼續睡覺。。。。。

反覆幾次可卻冇人開門出來救人,周圍幾十戶,最後居然無一人出門救援或者收留老大,歹徒也發現這點,於是將老大殺了。

而老二呢,他走的路人煙稀少,路邊隻有一戶人家,歹徒來時老二呼救,路邊人家就點燃燭火,持柴刀出門將他收留,直到第二天天亮安然無恙。”

故事是他自己編的,與那起著名的殺人案件十分相似,但卻更加簡明扼要的說明朝中阻礙軍改推行的問題所在。

塚道虞聽完不說話了,他沉吟一會兒,陷入了沉思,顯然他已經聽出一些東西,但還無法從其中抓主精要,隻是覺得有道理。

他思考良久,最後似乎下定決心:“若世子真有辦法推進軍改,那老夫便贈與軍隊指揮使之職,可事先說好,若事不成,則此話作廢。”

李業哈哈笑起來:“君子一言。”

“駟馬難追。”

-endcontent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