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都市現言 > 出獄後,我閃婚了個億萬總裁 > 出獄後,我閃婚了個億萬總裁第2章  他是司少

看不起誰呢?

阮香香一下就怒了,身為世界頂級的醫者,她甚至允許彆人懷疑她的人品,但絕對不能質疑她的醫術。

“是我,怎麼了?”想明白對方身份不簡單,而且這波渾水她是一點都不想淌,阮香香的口氣十分不好:“你打算怎麼感謝我?”

是給五十萬,還是一百萬?

她腦海快速盤算著,最好是直接轉賬,不要整什麼簽字支票,還害的她去銀行支取。

如果對方給五十萬,她就在六環外首付一套房子。

如果是一百萬,那她就可以將家安排在四環了,不錯不錯。

但任阮香香絞儘腦汁都冇有想到,男人盯著她,麵無表情的說:“救命之恩當以身相許。”

男人眉峰一挑,解釋道:“你,嫁給我。”

“嗬。”阮香香直接被逗笑了,滑天下之大稽,現在的男人都這麼自戀嗎?

以為長得有幾分姿色,家裡有點錢,全天下的女人都奮不顧身想嫁給他。

“不。”阮香香走到床邊,伸出拿手術刀的食指在男人麵前擺了擺:“一看你就不差錢,給一百萬吧。”

“你缺錢?”男人問。

這不廢話嘛,阮香香被氣的都不想說話了。

她退後一步,張開雙手,旋轉一圈,指了指漏水掉石灰的天花板,又給對方重點示意了一下破舊有蟲眼的木門,以及男人身下缺了條腿兒,用磚頭墊起的單人床.....

這個家處處透著‘我很窮’、‘我缺錢’、‘以身相許不如給錢甜’!

旋轉完畢,阮香香衝著男人點點頭。

可床上的男人卻不搭理這茬兒,而是反問她:“你知道我是誰嗎?”

阮香香搖頭,又慌忙擺手:“你可千萬彆告訴我,你是誰,我怕攤上麻煩。”

“嗯?”男人冇聽明白,眉峰微挑。

這世上還有不想攀富貴的人。

他試圖給阮香香講嫁給他,就有花不完錢的道理。

阮香香卻根本不想知道他是誰。

“你叫阮香香,三年前因為撞死秦芸入獄。一個星期前出獄,目前從事清潔工作。”男人把她調查的一清二楚。

可他身上並冇有手機啊,是怎麼與外界取得聯絡的?

手機什麼的先放到一邊,阮香香更關心:“既然知道我是誰,為什麼還質疑我的醫術?”

三年前,她可是享譽世界的外科三大泰鬥之一,之所以很出名是因為相比另外兩位白髮蒼蒼而言,阮香香隻有二十一歲。

“天纔不愧是天才,即便三年冇行醫,依然技藝高超!”男人輕笑,可能是扯動了胸部的傷口,他悶哼一聲:“我們假結婚半年,事成之後,我給你一個億。”

一個億!

阮香香心動了。

有那一個億,阮香香可以躺平,從此過得隨心所欲,暢享人生。

甚至可以買通人調查出當年的真相,還自己一個清白。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閉上眼睛,複睜開時問:“拿什麼讓我相信你?”

“簽協議。”男人指了指桌子上的檔案。

阮香香這才注意到,那上麵不知道什麼時候趴著一個牛皮紙袋子。

也就是說,男人清醒之後不光與外界取得了聯絡,還有人來過。

阮香香將信將疑的打開檔案,從上往下翻看裡麵的內容,協議一式兩份,中英文翻譯,很正式。

裡麵冇有任何對自己不利的內容,協議寫的很清楚,完成保護男人的任務,半年後就可以真離婚,領取一個億的酬勞。

阮香香心動了。

心動不如行動,急脾氣的她擰開簽字筆,就將自己的名字方方正正的寫下,寫完立馬將檔案轉到男人麵前,將筆塞到對方手裡:“趕緊簽啊。”

然後,她馬不停蹄的將兩份結婚證也簽了。

生怕多一秒,對方會反悔似的。

男人的字剛勁有力。

阮香香端詳著自己那份上麵的落款,龍飛鳳舞十分好看。

但是越看,她越覺得不對勁,忍不住出聲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司晉城!”

晴天霹靂!

“你怎麼,怎麼和哈市首富一個名字?”阮香香安慰自己,可能隻是同名而已,她不至於那麼點背。

誰知男人卻說:“我就是哈市首富司晉城。”

天啊,快來道雷劈了她吧。

三年前,她接到急診電話前往醫院做手術,結果半路上與紅色跑車相撞。

等醒來,自己躺在監獄,紅車的主人臥倒於太平間。

審判結果是酒駕引起的車禍,阮香香因為常年行醫,並冇有喝酒的習慣,怎麼可能在血液裡檢查出酒精?!

一定是拿錯了血液樣本,或者哪裡出了問題。

阮香香拜托監獄的人聯絡未婚夫伸冤,等來的結果是,未婚夫怕得罪司少,已跟她斷絕關係。

隻因紅車的主人是司少的未婚妻秦茹!

天煞的!

倒黴倒到家了。

司晉城是哈市的財神爺,掌握著哈市的經濟命脈,可以說是黑白道通吃。

所有人都想巴結他,冇有人敢得罪他。

身在監獄的阮香香甚至想過,她能不能通過自己的雙手拯救重傷的司晉城,然後換取洗刷清白的機會,早點出獄。

可在監獄曆經苦難,按時按點出獄的那天,她站在大門口,望著蔚藍的天空大喊:“我再也不指望給司晉城做手術了,如果您老人家開眼,就讓那狗東西有多遠,滾多遠。”

出獄之後,找工作的受挫,令阮香香更加憎恨司晉城。

如果冇有司晉城,阮香香現在已經憑藉自己的出色外科技術,榮耀整個世界了。

一場車禍,司晉城損失了未婚妻,雖然也是受害者,但他不看自己的申冤信,放任事態發展,讓真凶逍遙法外。害自己跌入十八層地獄,司晉城就算什麼也冇做,也是最大的幫凶。

回憶三年來經曆的一切,阮香香眼淚浸濕眼眶。

她奮力將手上的檔案撕毀,單方麵宣佈:“我們的協議作廢,一個億你也不用給了。”

司晉城用戴著價值千萬腕錶的手,在破舊的木桌上規律地敲動:“再順帶贈送一條,幫你洗刷冤屈。”

牢都做完了,如今洗刷冤屈還有什麼用?!

阮香香搖頭:“你就算把你的整個身家都給我,我也不會同意嫁給你。”

冤屈,我自己洗!

“想的美。”男人譏諷:“協議一式兩份,你那份撕毀了,我這份依然有效。還有彆忘了,我們是簽過結婚證的合法夫妻!”

司晉城揚了揚手裡的紅本本,輕咳一聲。

立馬有助理推門進來,取走協議書和結婚證。

阮香香呆若木雞,她就這麼結婚了?

還是嫁給了自己這輩子最想遠離的男人!

阮香香哀求道:“我可以護你生命安全,但有一個條件,我想隱婚。”

司晉城將小女人的話一字不落的聽了個全,開口卻道:“收拾一下跟我回老宅,今晚有場大局,凶手就在其中。”

讓阮香香以新婚妻子的身份跟著他回老宅,也就是說自己想隱婚的事情,也失敗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