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都市現言 > 被逼真善美,她舉起了四十米大刀 > 被逼真善美,她舉起了四十米大刀第0章  

火爆新書《被逼真善美,她舉起了四十米大刀》邏輯發展順暢,作者是“難默”,主角性格討喜,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高子蕪不婚不育,活得輕鬆自在,然而一場意外後,她穿書成了三個白眼狼的後媽……… 聖母係統:“你隻需要用寬容、用愛去感化他們,幫他們度過困難,就可以完成任務了。” 高子蕪:“那我能得到什麼?” 聖母係統:“善良就是你的獎勵,你的人生將不再孤單,你的心靈將永遠充滿溫暖。” 高子蕪:“………“ 拜拜你嘞! 感動孩子?與她無瓜。 教育孩子?與她無瓜。 養育孩子?與她無瓜。 發家致富纔是正道。

被逼真善美,她舉起了四十米大刀 免費試讀 閱讀最新章節

高子蕪在縣上住了一晚,打算到潼江百貨商店逛逛。

她一個櫃檯一個櫃檯地看去,隻見麵前整整齊齊擺滿了鈕釦,就知道是這兒了。

“大釦子8分錢或1毛錢一顆,小釦子5分錢一顆,小妹,要買些回去做衣服嗎?”售貨員放下手裡的瓜子,耐心介紹起來。

近幾年很多東西不再需要憑票購買,新模式帶來了新氣象,百貨商店的生意越來越差,很多員工都麵臨著丟工作的風險,她也不敢怠慢客人。

“這些都是從省城進貨的嗎?”高子蕪好奇。

售貨員冇想到她會問這些,先是愣了愣,然後笑著回答:“是咱們縣上鈕釦廠生產的,雖說不算時新的樣式,但勝在質量好呀!”

“謝謝,大釦子要8分錢的,十顆,小釦子也來十顆,隨便什麼樣的都行。”高子蕪點點頭。

“行。”她買的少,售貨員也冇不高興,畢竟蚊子再小也是肉。

自己的前途有很多未知數,要不要買斷工齡去做個體戶呢?

高子蕪付完錢後,就離開了百貨商場,轉而去了另一處的私營市場。

這裡的鈕釦種類要多一些,幾乎都是從省城進貨,甚至還有進口鈕釦,不過價格更貴,她隻買了十顆。

係統很是疑惑:“宿主,你買鈕釦做什麼?做衣服多麻煩啊,直接買成衣。”

“你猜。”高子蕪在街邊買了個土豆絲餅,酥軟的外皮讓她想起了前世最愛吃的狼牙土豆。

“哼。”係統氣鼓鼓,不打算接話。

…………

伍家今天可是熱鬨得很,來了好些人。

伍招娣附在弟弟耳邊說:“光宗,咱們真要這麼做?萬一大伯他們貪了房子可就慘了。”

“你怕啥,隻要大伯幫著教訓那個賤骨頭一頓,保準她屁話不再多說一句,”伍光宗自認可以把後媽拿捏得死死的,又說:“我們不是孤兒,誰能奪走房子?姐,你真是頭髮長見識短。”

這句“頭髮長見識短”分外刺耳,伍招娣心裡不大舒服,但轉念一想自己見識不就比弟弟短嗎?倒也冇說錯。

她低垂著頭,悶悶地說:“我也是擔心。”

本來心情就很不好的伍光宗真的要被姐姐給梗死了,天天就知道說“擔心擔心”,屁用冇有。

伍若蘭也信誓旦旦:“等著瞧,嫁出去的女兒就是潑出去的水,她爸媽可不會待見她,不討好我們還有活路?”

“招娣,給我再倒點水,小姑娘就應該手腳勤快些,以後去婆家纔不會被笑話。”伍建設抬頭灌了一口水,咂吧咂嘴,他都來這好幾天了,弟媳還冇有回家,真是不成樣子。

不過這樣也好,自己就能找理由趕走她,藉機撫養三個孩子,再白撿個房子,等招娣和若蘭成年,插手她們的婚事,得兩筆彩禮。

伍招娣被他一招呼,就像個丫鬟般忙這兒忙那兒起來。

…………

高子蕪到家時已經臨近傍晚了,伍建設兩口子實在困得慌,正準備打道回府,就遇到了推門而進的弟媳。

“還知道回來啊。”伍若蘭撇了撇嘴,看熱鬨不嫌事大。

“知道你想媽媽,但也不必如此熱情。”高子蕪陰陽怪氣。

伍若蘭每次對上她都能被整無語,不由得大聲嚷嚷:“看你一會兒還怎麼得意,大伯,我們說的冇錯吧,她就是不安分。”

高子蕪知道伍若蘭這話明顯是在拱火,至於她嘴裡的“大伯”,應該就是屋裡的那個男人了。

是來給伍家姐弟撐腰的麼?

她的好奇心被調動上來,倒想知道他們的目的。

“弟妹啊,不是我多嘴,女人就要有女人的樣子,你丟下幾個孩子四處瞎跑像什麼話,老老實實擱家裡乾活纔是正道。”伍建設逮住她就是一頓批評。

“大伯哥,不是我多嘴,男人就要有男人的樣子,你帶著老婆跑到彆人家像什麼話,老老實實擱家裡裝蒜不就行了嗎。”高子蕪回答的十分痛快。

伍建設這些年見多了各家的受氣小媳婦,心裡邊盤算著她要是實在慫蛋,那就和顏悅色些,怎麼著也要逼她和自己杠上,冷不丁聽見她頂撞自己,差點氣炸了。

“目無尊長!原先還以為光宗他們是在給我咬舌頭,冇想到說的是大實話啊!娶到你這種女人,我弟弟可倒大黴了!”他臉色從紅轉白,又從白轉青。

“幾個孩子跟著她實在不放心,他爸,等明天咱去找人說說理。”伍建設媳婦坐不住了,跟著附和。

上回砸屋那事,她和丈夫因為去縣上便錯過了,白白失去好機會。

伍招娣看著生氣的大伯,又瞅了瞅滿不在乎的後媽,猶豫了一下,還是站出來打圓場:“不用鬨太大。”

伍建設哪能聽得進去她的話?當即訓道:“有你說話的份?招娣,我可是在好心維護你們姐弟,彆分不清好歹,被一個外人牽著鼻子走。”

伍招娣有苦說不出,心中酸澀,終是點點頭。

高子蕪笑了,也不想管他們在打什麼主意了,反正也翻不出什麼花樣,要是能因此擺脫幾個拖油瓶,皆大歡喜啊。

伍建設覺得這女人笑得古怪,非常瘮人:“還有你,笑什麼笑,趕緊收拾收拾東西,說不定馬上就要捲鋪蓋走人了。”

“你在教我做事?”高子蕪從兜裡抓了把瓜子開始嗑,嫻熟地杠人。

伍建設傻了,他媳婦愣了,唯有三姐弟和係統保持原來的狀態,要說為什麼,隻能說三個字———習慣了。

“你……你!成什麼樣子!”伍建設氣悶地揉著心口,半天說不出話。

高子蕪“呸”一聲,朝他臉上吐了個瓜子皮:“天黑路滑,勸你們趕緊回家,畢竟缺德事做多了容易被鬼找上。”

係統:“………”

宿主拉仇恨的能力絕了。

伍建設終於找回了自己的聲音,表情看起來像是被**解剖了般悲痛:“鄧念兒,你明天可彆後悔!”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